皇逸泽咳嗽的很厉害,他本来想压着的,奈何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喉咙里一股血腥味都跟着涌起。

  他掐着自己的喉咙,按压心口位置,怕吵醒云碧露。

  他赶快下床要去外面,他不想让碧露睡不好。

  云碧露虽然熟睡过去了,可是听到咳嗽声,她还是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她抬头看着皇逸泽往外走,一下子掀开被子,来到皇逸泽身边,脸色都变了,“你……你怎么了?皇逸泽,你怎么了?”

  好端端的,他怎么会咳嗽?

  云碧露顺势将灯也打开了,她这才看到皇逸泽的脸色不对劲,苍白的毫无血色,而且还带着一丝铁青。

  云碧露焦急的蹙着眉心,抓着皇逸泽的手臂,“皇逸泽,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咳嗽?是不是感冒了?”

  皇逸泽头嗡嗡的发疼,整个人都不对劲,他用力对云碧露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意思是自己没事,让她先别管。

  他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喉咙里全是血腥味,怕吓着云碧露。

  可是皇逸泽越沉默,云碧露心里越着急,都慌乱了起来,心更是跟着越来越沉。

  “皇逸泽,你干嘛不说话,你到底怎么了,你不知道我着急吗?我们马上去医院。”

  说着,云碧露也不管皇逸泽是怎么想的,立马准备给左一和云冬打电话,准备去医院。

  皇逸泽用手握住云碧露的手,摇头。

  云碧露挣扎,脸色惨白,“你看看你,你都什么样了,还不去医院吗?你要吓死我!”

  皇逸泽无奈开口道:“我没事……”

  可是刚一开口,皇逸泽忍不住咳嗽了声,瞬间,一口血就这样喷出来了。

  云碧露看着那鲜红的血滴,吓的都懵了,云碧露哇的一声,眼泪都出来了,她实在是吓坏了,她真的很害怕皇逸泽怎么了。

  这一刻,云碧露心中产生了浓浓的恐惧感,她不能失去皇逸泽,无论如何都不能。

  “我们……我们,马上去医院,马上,皇逸泽,你听我的,听我的……”云碧露嘴唇哆嗦着,拿着手机的手都跟着不稳。

  皇逸泽用手擦了擦嘴角,无所谓的勾唇一笑,只是看着云碧露的样子,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没事,咳咳……”

  “还说没事,都这个样子了。”

  云碧露只管给左一和云冬打电话,当夜,便带皇逸泽去了医院,进行各项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说先住院观察。

  云碧露脸色一直冷凝着,没任何表情,一夜没睡,就这样守着皇逸泽,生怕他有任何的不适。

  皇逸泽打吊瓶,她也一直看着,适当的调整点滴速度,让皇逸泽睡的好一些。

  皇逸泽其实是闭着眼睛的,一直没睡,他一直压着心口的各种感觉,怕自己吓坏云碧露。

  第二天,本来是和白子寻、顾依依一起回黑龙党的,这下子时间又要拖了。

  白子寻得之皇逸泽住院,带着顾依依来看望。

  看到白子寻,云碧露才猛然想起,白子寻可是神医,比医院的这些医生强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