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一直没等到巫清玹的准确回话,只能无奈的给他时间再去考虑。

  她甚至都找过泰老。

  泰老也摇了摇头叹道:“这件事,或许没人能劝的了他,当年他的父亲因力量和身体的反噬,早早而去,后来我的孙女也因为出任务被枪杀,他的心其实没了。”

  说到这里,泰老眼圈都红了。

  云碧露听了后,心也有些压抑,“他的母亲呢?”

  泰老脸色变了变,“当年巫主子身体虚弱的时候,公子才三岁,后来夫人被主子送走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送走夫人后一个月,主子去了,所以公子三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

  泰老说到这里,嗓子有些嘶哑,显然是想起往事,心里不好受。

  顿了顿,他继续道:“那时候我的孙女才一岁,我看公子太孤单了,经常带我的孙女去陪公子,一开始公子排斥任何人的接近,也是过了好几年,他才慢慢接受我孙女在身边,只是公子十六岁那年,我的孙女被枪杀了。”

  云碧露听了,心一揪,“对不起,让泰老您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

  “没事,都过去了,如果你知道渊源,有办法能让公子接受调养,也不算是白说这段往事。”

  云碧露似想到什么,脑海中波光一闪,“那公子三岁的时候,也记得父母的事情吗?”

  “巫族之人,本就非凡人,从出生之日起,就记事。”

  云碧露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可是就算是她知道这些,也不能给巫清玹变出他的父母,甚至是泰老的孙女出来。

  云碧露焦急的抓了抓头发,如何能让清玹公子求生的欲望强一些,只有他自己想好好生活,才能配合白子寻好好调养身体的。

  最后云碧露问泰老要了张他孙女的照片,想着,要不找个长相相似的人来陪清玹公子,他会不会愿意好好生活下去?

  休息了一日,第二天,巫清玹依然没同意跟着白子寻回去调养身体。

  白子寻对云碧露道:“如果这位清玹公子没有想生活下去的信念,哪怕他接受调养,效果也未必显著,所以一切的关键都在他身上。”

  云碧露抓了抓头发,只能决定和白子寻,还有顾依依暂时离开。

  不过她让泰老随时关注清玹公子的状况,如果他想通了,随时联系他们。

  云碧露三人离开的时候,巫清玹还是决定下来送别。

  只是当他看清顾依依的容貌时,全身狠狠的一颤,握住椅子手柄的手也紧了起来,仿佛要捏碎手柄一样。

  脸色更是发白,目光一直锁住顾依依。

  巫清玹整个人有些恍惚,仿佛时光回到了很久之前,有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他的眉眼本就精致美丽,此时盯着顾依依,顾依依都有些不敢动弹。

  顾依依对上这样如画美丽的眼眸,不知为何,心微微发颤,仿佛来自血脉的一种颤动。

  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人,她会有所触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