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依依听到巫清玹的问话,对上他殷切的目光时,心底一颤,抿了抿唇瓣,摇头道:“我……我不知道自己母亲叫什么,我只知道母亲姓顾。”

  巫清玹咳嗽了一声,虽然现在身体很虚弱,有种要休克的感觉,但他还是强撑着精神,小心的问道:“顾姑娘,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今年多大了吗?”

  顾依依不忍心看这位公子这样难过,在他期待的眼神下,开口道:“我今年二十一岁。”

  巫清玹听完后,神色变了下,然后喃喃的道:“二十一岁,二十一……”

  念叨了几遍,巫清玹眼中明亮璀璨的光芒瞬间暗淡了下去,他整个人都有些颓然的站不稳。

  巫清玹回身踉踉跄跄的走到椅子旁,无力的坐下。

  是他奢望了,想错了,这世间本来相像的人就多,姓氏一样的也很多,可能真的是巧合。

  在巫清玹咳嗽,神色暗淡的时候,泰老急步走了过来,颤着音调问道:“是夫人的女儿吗?”

  巫清玹摇头道:“不可能是母亲的女儿,不是我的妹妹,她今年二十一,而我如今二十七,母亲离开父亲的时候,我三岁,如果当初真的是母亲怀有身孕,也应该是二十三岁,不是二十一。”

  巫清玹感觉自己的心刚刚真的跟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那一番的激动和沉寂。

  也许是他奢望了,本以为这世间还有一个血脉至亲的亲人。

  巫清玹的身体本就不适合激动,这一激动,情绪反复,身体自然受伤比较大。

  云碧露赶快给巫清玹轻轻拍着后背,让他平复呼吸。

  泰老还处于刚刚的震惊中,喃喃道:“公子,难道是同母异父?”

  巫清玹果断的摇头,“不可能,父母那么相爱,都愿意同死,母亲不可能背叛父亲。”

  他因为是巫族血脉,所以从出生起就记事,他至今都记得,当初父母是如何的恩爱,两人如胶似漆的,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一起。

  听后来父亲提起过,母亲怀他的时候,就很危险,可母亲宁愿牺牲自己,也想为父亲留下个孩子,也就是他。

  后来父亲身体渐渐不好了,母亲都悄然准备殉情,想着和父亲同死。

  虽然后来,他再没见过父母,但不相信那样相爱的两人,会背叛彼此。

  巫清玹连想都不用想,就排斥同母异父的可能性。

  泰老看着公子果断的话,想了想也是,当年主子和夫人那样的相爱,大家都有目共睹,夫人是宁远死也不会背叛主子的。

  所以也许这位姑娘只是像而已。

  这个社会,没有血缘,相像的人都会有很多。

  真的是巧合,泰老明白,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公子会有同母异父的妹妹,真的不可能的。

  顾依依愣了好一会,觉得有些云里雾里,她到现在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白子寻这会是看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了看顾依依,想到之前自己查找顾依依身世时,完全没线索,就好像被人可以抹去了线索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