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了这句话,白瑶瑶咬着唇瓣,又想收回来,可她还是期待听到段炎昊的话

  段炎昊道:“瑶瑶,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我们认识的其实不晚”他的语气变得很轻柔,夜晚,就似情人的低语

  白瑶瑶听到这句话,心安了,其实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也是有心的,只是两人可能都不太敢靠的那么近,或许进了军队里,他们有各自的身份,他有他的顾虑,而她也有自己的顾虑

  有他在旁边,白瑶瑶睡的特别安稳踏实

  连续两天,段炎昊除了回去做饭的时候,不在白瑶瑶身边陪着,一边都是守着她

  怕白瑶瑶无聊,他就给她讲一些军队的趣事,还有自己以前出任务的情况

  白瑶瑶听的津津有味,也不觉得无聊了

  e国

  自从西容子烨回去后,便开始大刀阔斧的对权利进行收拢,任何和他对立的势力,他都不会手软

  也是在这一次,所有人见识到了这位年轻总统的魄力,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可以说,他对官员的严格,从他回来就没松懈过

  一连好几个官员落马,也有两三个家族被打压下去

  后来,就连夏木家族都对他没办法,无法控制他了

  夏木清烟看到西容子烨的魄力,更加的痴迷,更加的没法放手,可是现在,夏木家族对他无法控制,也已经对他产生不了影响了,所以她在想办法

  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时间越来越少了,等西容子烨将朝局都肃清好,将所有权利都收拢后,他就会去找他的那个人

  夏木清烟要见西容子烨,可是总是被推拒,说他忙

  她没办法,便在西容子烨经常出入白院的道路上,站着

  当看到他的车过来时,夏木清烟直接上去揽在车前

  她相信,在这样的街道上,西容子烨为了名声,一定不会对她太过狠心

  西容子烨下了车,直接一把夏木清烟拉到旁边,目光森冷道:“夏木清烟,你难道不要命了?”

  夏木清烟眼中含泪,“子烨,我也是没办法,我想见你,可是你不见我,我太想你了,我……我只是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

  西容子烨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容颜,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白瑶瑶,她离开时的样子,他还记得很清楚,那天下雨了,不知道她哭没哭

  白瑶瑶从来都是能忍的,她哪怕再难过,都是忍着不哭,和眼前的夏木清烟完全不一样

  而且夏木清烟这句话,让他心里炖炖的,有一股难言的抽疼感,因为曾经瑶瑶也跟他说过,说她想他,可是那会他只会不以为意

  所以他此时也对夏木清烟说不出太过无情的话,只是道:“夏木清烟,你别见我了,时间长了,看不见的话,肯定会忘记的”

  “怎么能忘记呢,忘记不了的,你不是也忘记不了她吗?”

  西容子烨知道夏木清烟说的是白瑶瑶,他摇头,“不一样,我和她认识了那么多年”

  “呵,所以你是一定要找她是吗?”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