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木家主的心情其实很复杂,一方面觉的自己当初没看错人,这个西容子烨很有魄力,短短时间,就将e国的权势拢在手里,另一方面觉的自己很怄火,当初他需要夏木家的时候,就和自己女儿在一起,这不需要了,就踢一边

  所以他其实也不愿意见西容子烨的,但人家是总统,什么都是人家说了算,而且现在的夏木家族已经被其他家族压的没有以前厉害了

  “女能得总统阁下亲自来看,也是她的荣幸”说着,夏木家主都觉得憋屈的不行,却也没办法

  现在他无论怎么求助,黑龙党就是不伸手,以前他还可以借助黑龙党的威力,狐假虎威,现在不行了

  当然夏木家主并不知道他们家因为得罪了白瑶瑶,间接得罪了云碧露,所以被某少主拉为黑名单了

  西容子烨没再跟夏木家主客套,直接去了夏木清烟的房间

  此时医疗团队正在看护夏木清烟,她手上的割痕已经被包扎好了,但是人却苍白的继续沉睡着

  西容子烨看着这样的夏木清烟,尤其那张他熟悉的脸,那样苍白毫无血色

  这张和初恋几乎一样的脸,还是让他动了恻隐之心,他走到床边坐下,拉起夏木清烟的手放在手心,叹道:“何苦呢!”

  夏木家主在旁边道:“女因为思念总统阁下,总是吃不下睡不好的,我这个女儿呀,怎么这么痴情,可怜她才多大,就这样想不开,还好因为发现的及时,要不我这个女儿就没了……这是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清烟呀,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看看你这段日子都瘦成什么样了,还一心都为别人着想……你傻呀!……”

  夏木家主这次是豁出去了,在西容子烨面前哭诉着,还适当的落下几滴泪,试图帮着自己女儿挽回某人的心

  毕竟西容子烨的优秀他也看在眼里,能让这样有魄力的人成为女婿,那是极好的

  但是西容子烨只是皱着眉头,冷淡的听着夏木家主的哭诉,并没什么表情

  夏木家主一直哭诉着,却没人回应,觉得跟唱独角戏似的,有些没意思,所以他也擦了擦眼角,收回了自己的情绪,咳嗽一声道:“让总统笑话了”

  “您岁数也大了,可要照顾好自己身子”西容子烨还是嘱咐了这么一句,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医护人员,再次问道:“她的情况如何?”

  “已经脱离危险,但是手上的伤口很深,需要静养,更不能受刺激,因为病人很可能是生无可恋,才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事情”

  夏木家主连忙道:“医生说的对,她只是太想你,一直见不到你”

  西容子烨沉思了许久,脸上的神色变了好几变,才点了点头,道:“你们照顾好她,等她醒来,让人通知我”

  “是!”

  夏木家主看着西容子烨,心想,他总算对女并不是无情的

  待西容子烨回总统府时,他在车上疲惫的对属下吩咐道:“将早晨的飞机票取消吧!”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