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样的习惯,有利有弊,就是很多人想联系白子寻的时候,当时联系不上,一般要等个把小时,才能等到白子寻将电话打回去。

  还有就是,白子寻也不玩聊天工具,有很多女学生,想通过聊天工具追他,也无从下手。

  其实,白子寻和顾依依相对来说,是一类人。

  白子寻打过去后,云碧露正拿着手机发呆,思想放空,想皇逸泽。

  她想着,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她就回去找皇逸泽,看皇逸泽。

  她给左一和云冬联系,两人都不知道皇逸泽现在什么情况。

  她也只能跟皇逸泽的父亲皇鸣林联系,他告诉她,皇逸泽没事,让她别担心,她才松了口气。

  龙脉神珠,到底在哪里呢?

  她之前跟清玹公子谈话的时候,还问他,能不能占卜到,清玹公子说,他现在身体太过虚弱,已经无法动用巫族能力了。

  她想,为了皇逸泽,只能动用所有的力量,她甚至都想着回头找自己姐姐姐夫帮忙,姐姐的人脉比自己广,说不定会有帮助。

  可是这些事情是黑龙党的机密,尤其关于龙脉神珠的事情,她怕更多的人知道了,会去抢去找,万一知道是宝物,都隐藏起来,那对皇逸泽的身体更加不利。

  所以她现在正头疼。

  就在这时候,她接到了白子寻打回来的电话。

  云碧露就着电话,跟白子寻将清玹公子的情况都说了,也说他愿意接受调养身体,也接受顾依依这样一位亲人的存在。

  只不过,他还要在这之前,见见顾依依,单独说说话。

  “我不能替顾依依做主,我问问她,明天给你回复。”白子寻之所以这样说,也是要给顾依依一个思考的时间。

  “好,你别多想,让依依也别难过,我能劝说清玹公子爱惜身体,好好活下来,其实也是因为顾依依的缘故,我拿顾依依来说事,他再怎么冷淡,生无可恋,还是在乎这个妹妹的。”

  “嗯,我明白了。”

  白子寻跟顾依依将事情平和的说了下,顾依依沉默了。

  白子寻握着顾依依的手道:“依依,你无论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子寻,他是我的哥哥,虽然我没见过母亲,但我想,母亲一定也是爱哥哥的,所以我希望他身体健康,好好生活,以后也能遇到爱情,给他力量,过幸福的生活。”

  顾依依仍然记得当时见到清玹公子时的感觉,亲切心疼,他竟然那么的虚弱,连站都站不稳。

  一想到,他生无可恋,跟她以前在律家时的感觉一样,她心里就很难受,想尽全力帮他。

  她也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尤其遇到白子寻后,她会感慨,人其实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生活,好好活下去后,肯定会有收获的。

  她现在就比以前好很多很多。

  白子寻听到顾依依的话,并不奇怪,他就知道,他的依依是善良的。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明天带你回去,你和他单独聊一聊。”

  “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