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依依看着看着,有些出神,更甚之,她多么想,过去帮他推动椅子走路。

  而且,她嗓子眼就卡着一个称呼,是“哥哥”两个字。

  这两个字不上不下在喉咙处,让顾依依鼻子酸酸的,可最终她还是理智的没开口。

  也许冒然说出两个字,他并不想听的话,只会造成尴尬。

  顾依依亦步亦趋的跟着巫清玹进了书房。

  这里是泰老的地方,但是对泰老来说,他这宅子也是清玹公子赐予的,所以在任何地方,公子都是主人。

  巫清玹进屋后,倒了杯热水给顾依依,“先喝点水吧,听说你发烧了,好点了吗?”

  猛然间,听到清玹公子关切的问话,顾依依都愣了,“好……好多了,谢谢。”

  “你我的关系,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如果可以,不用这样拘束客气。”

  顾依依听着这句话,心里很乱,眨着眼睛看巫清玹,不明白他这句话隐含着什么意思。

  顾依依握着巫清玹递过来的水杯,手紧了紧,“我……我知道。”

  她担心的事,清玹公子无法接受,同母异父这层关系。

  她还记得,那天,清玹公子说,母亲不会背叛他的父亲。

  犹豫了下,顾依依从怀里,将母亲留下来的那封信递给清玹公子,“这是母亲留下的一封信,我想给你看看。”

  巫清玹眼底掠过一道幽光,精致的眉眼微微蹙起,顿了下,视线落在信上,并没急着去接。

  顾依依却一直拖着手,没放下。

  巫清玹心思变了变,然后拿了过来看,当他往下看的时候,脸色也跟着变了。

  从碧露口中得知一些真相,他内心便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真正看到母亲这封信的时候,他才明白,这种震惊不是口头阐述所能比的。

  他心里震撼不已,久久无法平静。

  这样的口吻,这样的笔记,还有落款“顾知诺”那三个字,无一不说明,这就是他母亲留下的,毫无疑问。

  巫族后人,出生起就有记事的能力,所以母亲说话的方式,还有她的字迹,他都清清楚楚。

  原来母亲真的被父亲给抹去了记忆,原来母亲为了爱情,为了自己的父亲,殉情了,却独独留下了顾依依一个人。

  那时候她还在襁褓中吧!

  他其实比她强一些,至少他拥有了三年的父爱和母爱,可是她却一分一秒都没拥有,记忆里关于父亲母亲的概念,估计是零。

  想到云碧露所说的关于顾依依的那些经历,巫清玹心底泛起复杂的感觉,他看着眼前的女孩,那么的像母亲,却紧张拘束的看着自己。

  巫清玹心仿佛被击中一样,戳中了最柔软的那一点。

  “依依?”

  顾依依听到这样轻缓柔和的语调,脊背一直,点头,“我,我是。”

  巫清玹看着说话仿佛小学生样子的顾依依,嘴角勾起一个柔软的弧度,“我是你的哥哥,你不用紧张。”

  顾依依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他,他主动承认是自己的哥哥?他不排斥自己这个妹妹?

  顾依依喃喃的重复道:“哥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