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歪头看着皇逸泽,“你带我出去消化消化,怎么跟遛狗一样,消消食。”

  皇逸泽弹了一下云碧露的额头,“哪有自己说自己是小狗的。”

  云碧露哼了哼,不说话。

  皇逸泽笑了笑,“当然,我的丫头是小狗,也是最可爱的。”

  云碧露觉的无论被当成什么小动物,她都无所谓,只要是他身体健康,开开心心的。

  想着,云碧露用筷子夹着菜放在皇逸泽碗里,“你也使劲吃。”

  皇逸泽看着碗里的肉,眉心微蹙,但转瞬即逝,他最近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但是碧露喜欢吃,所以他是按照她的口味来做的。

  当然他也不习惯强调自己什么不能吃,反而会让云碧露有压力。

  吃几块其实没事,所以皇逸泽慢慢的将云碧露夹的菜和肉都吃了。

  吃完饭,云碧露主动去刷碗。

  “你刚回来,别累着,我去刷。”

  其实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很享受这样温馨的时候,也都不习惯用佣人,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两个人一起做完。

  就连刷碗,也很少用佣人。

  皇鸣林以前觉的两个年轻人矫情,后来发现,人家两个人的世界,反而有滋有味的,他便也不说什么。

  只是他回忆年轻的时候,就会感慨,如果他能像自己儿子那样,情商高一点,或许现在也不会这样孤独了。

  云碧露扯着皇逸泽的手道:“不行,你歇着,我去刷碗。”

  以前,云碧露不喜欢刷碗的,但是她更不想累着皇逸泽。

  如今,她要更加的心疼他。

  其实她现在懂得姐姐说的一些话了,心疼对方,其实也就是心疼自己。

  因为对方身体好了,才能陪你长长久久。

  如果你不心疼你的爱人,故意折腾他累着他,如果他累坏身体,比你早的离开世界,之后你只会难过痛苦。

  所以疼他,就是疼自己。

  云碧露的固执,皇逸泽也是见识过,所以不跟她争论。

  等云碧露洗完碗,皇逸泽牵着她的手,到内院的场地转转。

  两个人牵着手走路,仿佛在学校的体育场一样,有说有笑的。

  有人跟皇鸣林汇报这个情况,皇鸣林只能感慨,还是碧露这丫头有办法,只有她能让自己儿子真正开心起来。

  医生都说过,如果皇逸泽的心情一直能保持良好,对他的身体也会很好,就不会容易出现上次那种病发情况。

  皇鸣林摆了摆手道:“以后他们两个年轻人好好的就行,不用跟我汇报了,不过也要注意你们少主的身体情况。”

  “是!”

  两人散步的当空,云碧露就将顾依依和清玹公子的事情说了。

  她本就是个爱说话的性子,也不喜欢什么事瞒着皇逸泽,所以都是一股脑的说了。

  “皇逸泽,以后我就负责中心营了,你没意见吧?”

  皇逸泽挑了挑眉,“我能有什么意见,只要你开心就好,我唯独怕你累着了。”

  其实按照皇逸泽心里的想法,云碧露能接管中心营很好,这样一来,中心营就相当于云碧露背后的力量,对她来说是一大保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