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深深的对视云碧雪的眼眸,“嗯,我是故意的,我妻子骨子里还有这样的一面,自然是想看,我现在知道了,女儿性格像谁了。”

  云碧雪全身都跟火烧一样了,媚眼如丝,这时候脑回路也有些跟不上谢黎墨的思维了,“像谁?”

  谢黎墨的手指轻抚云碧雪的脸颊,给她擦去刚刚因为情动而产生的泪痕,“傻瓜,自然是像你了。”

  云碧雪想到灵嫣,皱起眉头,那真是小魔女,“我真的跟女儿性格很像?”

  谢黎墨吻了吻云碧雪的眼眸,“性子偶尔像。”

  云碧雪还想纠结的时候,谢黎墨的吻便如狂风暴雨一样,手更是到处点火,如电流一样。

  云碧雪感觉自己如同溺水的人一样,只能紧紧抱着谢黎墨。

  云碧雪软的全身如水,娇喘着,看着谢黎墨,爱,欲,浓烈。

  她也能明白体会,身体那最真切的感受,想要的很多很多……

  而每次,谢黎墨都会这样,让她在海浪上漂浮很久很久,在她快要溺水窒息的时候,才将她拉上船。

  就如同现在,她真的感觉全身都炸了,谢黎墨依然过门不入。

  “谢黎墨!”

  本来是要生气的声音,但是因为没力气,说出来的话,反而带着撒娇。

  谢黎墨知道她准备好了,吻了吻她的脸颊,“我知道了。”

  说着,便一个用力,云碧雪手指紧紧抓着谢黎墨,头高昂着,如弓一样。

  嘴里更是发出最刺激动人的音调

  谢黎墨额头上也冒出了一滴滴的冷汗,他用这种方式来爱她,告诉她,自己对她最深沉的感情。

  灵魂的交融,让两人都感受到最大的快乐,如海浪席卷一样,最后归于平静。

  当然,谢黎墨想要的更多,但是看云碧雪疲惫无力的样子,还是叹了口气,“待会还是要多吃点饭。”

  接着,他抱着云碧雪去浴室洗刷了下,让佣人将准备好的饭菜端进来。

  谢黎墨亲自伺候云碧雪吃饭。

  云碧雪嗔怪的看着谢黎墨,“我自己来就可以。”

  “阿雪,你确定现在手能抓得住筷子?”

  他可是清楚,到后来,他的夫人手都抱不住他的脖颈,整个人是完全没力气的。

  云碧雪想伸手,果然是没力气抓筷子,更别说灵敏的活动了。

  她自己起身要坐起来,但是感觉到谢黎墨的目光不对劲,尤其幽暗深邃,还含着雾色。

  她明明用被子盖着自己,却感觉在他的视线下**裸的。

  云碧雪伸手捂住谢黎墨的眼睛,“不准看!”

  “看你中气十足的,还是有力气。”

  云碧雪吓的赶快盖好被子,捂着自己,“我没力气,不能折腾了。”

  谢黎墨好笑的看着她,目光格外的温柔,“知道你需要休息,我不累你了,先吃饭。”

  说着,谢黎墨舀了一勺汤递给云碧雪。

  云碧雪张口喝了,就这样谢黎墨一口饭一口菜的喂云碧雪。

  云碧雪很是不好意思,“要叫别人看到了,会笑话我的。”

  “笑话什么?”

  “会觉得我娇气,还要你谢少亲手照顾吃饭,简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