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嘴唇抖了抖,继续道:“姐,原来你也知道,那你知道南玄国之前有很多宝物吗?还有什么镇国之宝。”

  云碧雪不明白,自己妹妹怎么突然间问起这些事情了?

  难道碧露知道云家的一些秘密?

  可是知道了就知道了,碧露也不会是这样慌乱,说话的颤音和抖音都是那么的明显。

  云碧雪一下子被自己妹妹问的,也很疑惑,但是她知道的事情,也不会故意瞒着云碧露,“嗯,这个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不知道黑龙党的一些历史?”

  云碧雪一直以为,云碧露和皇逸泽感情不错,皇逸泽会将他们家族的一些历史告诉碧露的。

  可是现在看来,碧露似乎知道的挺少的。

  听着自己姐姐疑惑的话,云碧露心沉了沉,她确实不知道,而且知道的很少。

  不知为何,因为这个认知,她的心情有些沉重。

  既然都当成了一家人,为什么很多事情还要瞒着她?

  还有,皇伯父知道很多事情,但也没全部告诉皇逸泽,是不是黑龙党就这样?

  每次,她感受到温暖的时候,都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让她感觉到黑龙党的冷漠。

  云碧露的脸色很不好,但是一想到皇逸泽所受的苦,想到他的身体不好,她就心软了,哪舍得在这种时候闹脾气。

  她只能告诉自己,让自己忍耐平静,一切以皇逸泽的身体为主,

  只要皇逸泽身体好,别的她都不计较的,她唯独怕失去皇逸泽。

  想着他那冰冷的温度,云碧露差点就落泪了,她吸了吸鼻子,控制情绪,不让自己在打电话的时候露出异样,否则姐姐会担心的。

  “姐,我对黑龙党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尤其关于南玄国,也只是听说了那么点事情,平日我也没具体去问。”

  云碧雪看不到云碧露的表情,心里有些不安,“碧露,你打电话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你跟姐姐说说。”

  云碧露一只手揉了揉脸,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尽量别抖,“是这样的姐,几百年前南玄国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宝物,镇国之宝,这件宝物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我一定要找到。”

  云碧露愣了下,镇国之宝?她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个东西。

  当年邱妃离开南玄国的时候,带了一些宝物,后来给了云家的先祖,不知道这些宝物里面有没有镇国之宝。

  听云碧露焦急的声音,应该是很重要的。

  “碧露,一定要找到吗?”其实说实话,若是要找的话,她和黎墨真的要开启云家的地下城了,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本来他们打算将秘密掩藏下,不让任何人知道,显然现在计划可能要打破。

  妹妹想要,她自然要想办法帮她弄到。

  “姐,我一定要找到,这个镇国之宝,对我来说,相当于命一样。”这句话也是云碧露的心里话,皇逸泽就如同她的命一样重要了。

  如果皇逸泽有个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下去,或许也相当于没命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