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寻笑道:“作为男朋友,这是义不容辞的。”

  顾依依摇头,“子寻,我不想你累着。”

  顾依依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但是目光里透着的心疼和担忧是那么的明显。

  白子寻对上这样的目光,心跟着颤动了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样心疼的目光看他。

  在他的概念里,都是做男朋友的心疼女朋友,而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第一次看到这样心疼自己的目光,心海泛起了深深的海浪,翻滚升腾,让他心绪难平。

  看着白子寻幽幽的目光,顾依依一怔,“怎么了?”

  白子寻温和一笑,“没什么,只是我的姑娘会心疼人了。”

  “本来就心疼你。”

  白子寻笑了笑,不逗她,顾依依的脸皮太薄,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有勇气跟他表白的。

  表白后,这姑娘又完全锁在了自己的蜗牛壳子里,还是他给拽出来的。

  白子寻失笑的摇了摇头。

  “子寻,我说的话,你有听吗?我自己来回,你不要接我。”

  “不行。”在这方面,白子寻还是很坚持自己所认为的,而且一个姑娘家,来回,他也不放心。

  “子寻,你接我,我就不回来。”

  白子寻叹了口气,摸了摸顾依依的头,“现在都长脾气了!”

  “不是的,我自己可以,好不好,好不好嘛?”

  难得撒娇的语气,让白子寻心也跟着柔软起来,“你这样,我还真没法拒绝。”

  顾依依眸光一亮,“那你是答应了?”她就知道,他会一直宠着自己的。

  她特别感谢,生命里遇到了白子寻,救赎了她。

  她现在帮不上他什么忙,自然也不能拖他后腿,不能让他因为自己累着。

  白子寻看着顾依依欢快的样子,叹息的点了点头,“你这样,我还能不答应!”

  顾依依笑了,笑的很开心。

  巫清玹在屋内的寒玉床上坐着静养,吃了天地灵宝药材后,要将身体里一些虚弱的气息逼出体外。

  一开始的时候,在寒玉床上很冷,现在慢慢习惯了。

  白子寻说的对,只有寒气才能压制他身上的那些禁忌力量。

  听着外面的笑声,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能听清楚,那是妹妹的笑声。

  显然说明她的心情很好。

  来了白族后,他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白子寻对顾依依是真心的,顾依依也是极喜欢白子寻的。

  两人之间的感情,看似平淡,但是任何人都插足不进去,说明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和默契。

  他这个当哥哥的看着也很欣慰。

  而且作为男人,他能看懂白子寻对顾依依的呵护和珍爱。

  有时候,他都感慨,白子寻真的是君子般如风的人物,妹妹爱上了这样的人,一点都不亏。

  “哥哥,你醒了?”顾依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巫清玹睁开了眼睛,高兴的凑到他身边,用毛巾蘸着水,给他擦拭额头的冷汗。

  “嗯,今日别忙活了,不是要开学了吗?先收拾好东西,准备开学。”

  顾依依无所谓的道:“没事,就是几样书本,我都装好书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