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吻根本不行,满足不了什么,白子寻竟然想带顾依依一起沉沦。

  这种感觉差点突破了理智。

  白子寻真担心,自己化成狼,要是吓着顾依依,她再……

  真是头疼,白子寻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如此头疼的事情,因为要克制,白子寻抱着顾依依的手就有些用力。

  顾依依微微一疼,眼眸清澈了一会,迷蒙的看着白子寻,似乎奇怪,他怎么停了下来。

  白子寻这会,眼眸幽暗深邃,再顾依依清澈的眸光下,渐渐褪去了神色。

  不过此时顾依依因为刚刚情动的厉害,脸上额头上有细微的汗,仿佛露珠一样,莹润动人。

  白子寻看着,手又跟着一颤,确实要命,顾依依无意识的一种神态,简直娇媚的让人化身野兽。

  白子寻眼中疯狂的雾色差点要再次袭来,不过他还是赶快移开视线,不看顾依依,努力呼吸了很长时间,心口的灼热才渐渐褪下,恢复了一贯淡然的样子。

  顾依依对这种情潮还是很陌生,但她明白,这是白子寻带给她的,她不排斥,相反很喜欢。

  这会,也只能平复呼吸,因为身体还有些虚软,她便靠向白子寻的身体。

  白子寻身体一僵,推开顾依依。

  顾依依蹙眉不明的看着白子寻,眼神有一些受伤。

  白子寻咳了一下,道:“依依,你再靠近我,我就没这么好的理智,会控制不住要,你的。”

  顾依依听了后,反应了一下,明白了过来,赶忙低着头,小脸通红的。

  白子寻叹了口气,问道:“依依,怕我吗?”

  顾依依摇头,“不,不怕。”

  因为是他,她什么都不怕。

  就算是听说第一次很痛,她也不怕,痛过就不痛了。

  当然这些想法,可不能说出来,否则羞死人了。

  顾依依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现在还滚烫的跟火烧一样。

  白子寻看着顾依依,心一颤,又一动,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再继续下去,真的会擦枪走火的。

  “依依,你吃的少,多喝点汤。”

  顾依依点了点头,赶快从白子寻腿上下来,坐在另一边,低着头,开始一口一口的喝汤。

  “后天你回学校,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衣服,还有日常用品,以及吃的,你不让我送,我便派人开车送你去学校,将东西也给你带过去,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再让人准备。”

  顾依依眨了眨眼睛,“子寻,你真给我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我不需要的,我带着书本回学校就好。”

  “你是我女朋友,我自然要给你准备这些,我不是说过吗?我的就是你的。”

  顾依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道:“子寻,你说,我以前在学校里,是那样的形象,最起码大家知道是寒门学子,可是这次突然有人开车送我,大家肯定会议论的。”

  白子寻听着这句话,神色一变,揉了揉眉心,“是我想的不周到,这样,送你到我们之前住的别墅,你再走过去,也不迟,东西放在别墅里,你回头用的时候,去拿。”

  顾依依想了想,这样似乎不错。

  顾依依犹豫了下,道:“子寻,我有一种被你包养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