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池流眼中有一刹那的光火,但是转瞬即逝,快的没有人抓住。

  顾依依吃完饭,拿着包起身,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轩池流,她愣了下。

  这个男生真的很帅,棱角分明,为什么,她觉的挺熟悉的。

  可是虽然觉得熟悉,但一时间也没想起来,她将饭盘断到垃圾桌上后,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车晨痕大惊道:“我好歹长得也可以吧,昨天还帮忙搬被子了,她的视线里竟然没有我!哎。”

  “对了,轩池流,她刚刚看到你了,但是一点表情都没有,那些女生看到你,好歹都花痴一会的。

  你这张脸摆在这里,可是比明星的效应都好,你看看周围,那些女生吃饭,都偷偷看你。

  她倒好,你们对视了后,她还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车晨痕啧啧称叹,疑惑不解,“难道还有不留恋帅哥的?”

  轩池流拍了下车晨痕的头,“你也说她不一般,也许她见过更好的人。”

  “是吗?我昨天还听她宿舍的那个林晓春说过这个顾依依以前很苦,也很辛苦,希望有个人疼她。”

  轩池流看了眼车晨痕,“所以你要拉上我?”

  车晨痕拍了下轩池流的肩膀,“不是为你好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你对她不也是有感觉的吗?要是没感觉,你才不会行动呢,以前给你推荐过多少美丽优秀的女生,你连看都不看一眼。”

  轩池流没反驳这句话,淡淡道:“我们也离开吧!”

  车晨痕知道,轩池流的性格沉稳内敛,有什么情绪也不表露出来,他别想窥探到他内心的想法。

  顾依依回到宿舍后,大家也都在。

  顾依依看到正在照镜子的尔秋,问道:“尔秋,以前那么多人追你,有给你写信的吗?”

  “有呀,写信的不少,情书嘛,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流行的,尤其亲手写的字,总容易打动女生的,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顾依依抿唇,犹豫了下,道:“今天在自习室看到有人给一个女生送信,好奇问了下。”

  尔秋笑道:“依依,也就你这么单纯,估计你以前没注意,所以也不知道,送情书很正常的,既避免当面表白的尴尬,又能将一些情绪表达出来,诺,我这里还有几封情书,你好奇的话,拆开看看。”

  说着,尔秋从床底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摞情书,“看吧,多学着点,别被男生给忽悠了。”

  尔秋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生,让人看一眼就非常的惊艳,而且她又会打扮,学习也好,还是学生会的,喜欢她的男生也很多,所以不足为奇。

  只是当看着这么多情书,顾依依还是小吃惊了下,“这里面还有没拆封的,你怎么也不看?”

  尔秋哼了声,无所谓的道:“反正又不是那个人给我的信,拆了和没拆一样,回头用搅碎机搅碎就是了。”

  顾依依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文若知道些什么,开口道:“咱们尔秋大美女,喜欢的是咱们冷酷帅气的校草大人,所以其他人,她都不看一眼的,更别说拆这个,拿回来,只不过是不想损伤她美好的形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