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依依认真的思忖白子寻的话,将他的话都放在心里。

  她信任的人是白子寻,所以他说什么,她都会听。

  白子寻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呀,还是太单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还那么心软心善。”

  顾依依反驳道:“如果我不是这个性格,你也不会注意到我。”

  白子寻眸光一闪,含笑的看着顾依依,“现在倒是伶牙俐齿,不傻了,之前被欺负的时候,怎么不反驳?”

  “当时完全没反应,就相当于,你平日看着两个很漂亮的花猫,偶尔也会靠近你,突然间却亮出了爪子,还对你那样的乱抓,是谁都反应不过来的。”

  “好,好,不是你的错,不过下次注意了,吃一堑长一智,不能一味的被人欺负。”

  顾依依使劲点头,“我知道,过于善良就是软弱可欺,我现在有你,有哥哥,你们会为我撑腰,我不会再软弱了。”

  以前性子软,也是因为经历使然,毕竟以前在律家那样的环境下,能上学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她凡事学会了忍耐,因为只有隐忍,她才能好好上学。

  再加上,那时候,学校有钱有势的同学太多,你稍微一不注意,就被人踩在脚底下。

  她没有逞能的资本,只能低调降低存在感。

  想到以前的那些日子,顾依依觉的好像很遥远了,如今拥有了新的生活,整个人的心境也是不一样的。

  白子寻目光幽深,一直锁住了顾依依的眉眼,将她刚刚的心理活动也看的透彻。

  “以后,没人仗着家境富足敢欺负你,你可以做恣意的校园生活,善良没有错,但是对伤害你的人善良,那就是傻了,明白?”

  顾依依嘟了嘟嘴,“其实是蠢,对吗?”

  白子寻听着这句话,笑出声来了,胸膛都跟着一震一震的,“哪有人这样说自己蠢的。”

  “我觉得我以前就是这样。”

  “没有,其实我的依依很聪明,如果不是你足够坚强,足够隐忍,也不会在律家那样的环境下,安然的长大,也不可能还好好读书上学,你懂得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让自己生存的更好,所以我的依依是聪明的,而且还很大胆。”

  白子寻的话语都带着浓浓的赞誉和肯定,让顾依依卑微的心仿佛注入了阳光,变的自信了起来。

  “大胆,什么大胆?”

  白子寻温柔的道:“我的依依当时很勇敢,跟我表白。”

  顾依依一下子坐直身子,清澈的眸光对上白子寻的眼眸,认真道:“我觉得这是我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嗯,我也要感谢,依依来到我的身边。”

  白子寻目光中的情意那样的深,顾依依都感觉能灼烧到自己的心,心跳又不规律的开始跳动了。

  她……她简直不能看白子寻的眼睛,完全是有魔力的,人根本不能控制。

  顾依依咽了咽口水,觉的光看着,自己心中就有一个野兽在叫着,想靠近再靠近。

  顾依依明白,这……这应该是她对白子寻的渴望,为什么口中的唾液也越来越多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