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秋最在乎的就是轩池流,她喜欢他了好几年,从她十六岁参加轩家少爷的生日宴时,就一见钟情了,这么多年就想让轩池流看她一眼,却没想到,顾依依横插一脚。

  无论顾依依有没有错,尔秋都非常愤怒。

  “那个贱人,真是深藏不露,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她是这种人。”

  文若继续添油加醋的道:“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估计是妒忌你,觉得你美。”

  文若觉的现在是个好机会,挑拨尔秋和顾依依的关系,她好坐山观虎斗。

  反正,没了顾依依和尔秋,她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喜欢轩池流,凭什么顾依依那样普通的人都能得轩池流喜欢,她就不能。

  不得不说,顾依依给了文若自信。

  但是她并不知道,顾依依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现在的顾依依,可不是谁都能惹的。

  尔秋气极反笑道:“文若,你说我们是不是动动手指,就能让顾依依上不了学?”

  文若心中惊了下,尔秋竟然这么狠,“尔秋,顾依依好歹也是我们一个宿舍的人,你我都知道,能上学对她意味着什么。”

  尔秋冷笑连连,“是吗?要怪,就怪她自不量力喜欢我的男人。”

  文若在心里吐槽,吐血,还她的男人,这个尔秋说话也不腰疼。

  不过面上,文若还是继续讨好尔秋的样子,她的家族比不过尔家,再加上她长的比不上尔秋,所以暂时只能奉承她,但是背后捅刀子,别人就不知道了。

  尔秋现在的怒火全在顾依依身上,没人知道,她有多喜欢轩池流,顾依依竟然敢跟她争!

  尔秋突然间就在文若耳边嘀咕了几句。

  文若大惊失色,脸色都变的苍白了,“尔秋,你,你真要这么做?”

  太狠了吧,如果这样做,顾依依就算是再坚强,也会撑不下,或许会想不开的。

  尔秋嘴角勾起一个冷血阴翳的弧度,“文若,知道你的家族为什么比不上我们尔家吗?因为你们还不够狠,这点小事就吓成这样,真是不惊吓,啧啧……”

  尔秋和文若并不会知道,这会是她们最后一次逛商场买衣服了,谁让她们惹谁不好,偏偏惹顾依依,人家那可是有强大后台的。

  当两人买完衣服往一楼走的时候,文若还一副虚惊的样子。

  扶梯一升一降,她们往下走,也有人往上走,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们听到旁边电梯上有女生在讨论着。

  “真没想到,白老师和顾依依在一起呢!”

  “是呀,看起来好般配,我昨天脑子里全是白老师抱住顾依依的场景,我的少女心呀,再乱跳呢!”

  “白老师真的好温柔好温柔,从来没见过他露出那样的神态。”

  “顾依依看起来也蛮漂亮的,赏心悦目。”

  “不过也有人说不好听的,无非就是妒忌。”

  “妒忌有什么用,人家也美伤害任何人,自由恋爱在一起,大家还是祝福吧。”

  ……

  文若和尔秋听到这些话,脸色都变了,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脸也跟着扭曲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