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进了店后,找了一个隔间的位置坐好,点了几样菜,然后坐等着上菜。

  这里的隔间,都只是用竹帘子隔开,周围的声音也能听到一些,有一种雅静味道的喧嚣气息。

  顾依依和林晓春说着话,就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因为说到文家和尔家,她一下子开始注意听了起来。

  “没想到文家和尔家,才短短的几天时间,就这样没了,完全没存在感了。”

  “是呀,大家族里,谁家不是有这个那个的问题,怎么文家和尔家就被翻出来了,太巧了。”

  “我觉得文家和尔家可能得罪了什么人,否则也不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公司都要上市了,突然间就被封了!”

  “可不是,之前尔家的那个什么少爷,还一副高高在上,鼻孔朝天的样子,换女朋友都是换着花样,还说什么,他的每一任女朋友都是不同风格的,你知道昨天我看到他什么样吗?”

  “什么样?”

  “到处找人帮忙,以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变的卑微了起来,跑到高尔夫球场,要找那些人帮忙,可是门卫压根不让他进去,就跟赶苍蝇一样!”

  “真是世事难料呀!以前文家和尔家在这座城市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呵,所以说以后对人,也不能咄咄逼人,留三分情面的好,可是给咱们这些子弟们提了个醒。”

  “你们猜,能跟谁有关?”

  “学校贴吧里有一件事,不知道你们关注没有,上周五的时候,文若和尔秋对宿舍的舍友都出手了,将那个人都打进医院了。”

  “什么?医院?女生打架还真是生猛!”

  “仗势欺人!”

  “她们打的人叫顾依依!”

  “顾依依?名字好熟悉。”

  “就是跟白老师在一起的那个……”

  ……

  顾依依认真的听着,听着听着,就听出问题来了,她脸色一变,一下子拉住林晓春的手臂道:“晓春,文家和尔家是怎么回事?”

  林晓春喝了口水道:“你真不知道?”

  顾依依使劲的摇头。

  “其实就是这两家平时太招摇了,也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做事不留情面,背地里的很多事,被人捅出来了,就是这样。”

  顿了顿,林晓春继续道:“你别多想,尔家是那个尔秋她父亲的小三举报的,至于文家,做的事情太多,罄竹难书。”

  顾依依恍惚的听着这些,她不傻,心里有一个猜测,但是不敢肯定。

  中午的酸菜鱼,味道是不错,但是顾依依没吃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

  等她吃完饭,就打算回去问问白子寻,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

  她并不会质问怀疑什么,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心中更多的是感动,白子寻为了她,做了这么多。如果是以前,她还会同情文若和尔秋,但是在白子寻洗脑的教育下,顾依依并不觉得有什么。

  而且如果文家和尔家正规做生意,也就不会出这些问题了。

  两人吃完饭,回去。

  可是刚走到宿舍楼门口,就看到尔秋站在不远处。

  顾依依脚步顿了下,尔秋眼尖的看到顾依依,马上跑过来,伸着手就要对顾依依动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