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炎昊摇了摇头,在感情上,他真的不能让,也不能失去白瑶瑶。

  说他自私也好,白瑶瑶就是他的心,他的命。

  别说失去,就是想一想,他都感觉连呼吸都是疼的。

  段炎昊深呼吸了下,将心中的郁气散去,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白瑶瑶。

  白瑶瑶不再房间里,她又没带手机,散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所以段炎昊一时半会找不到白瑶瑶,心都慌乱了起来。

  总统府的佣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总统绷着脸色,一身冷酷幽寒的气息,气势惊人,带着威严的气息。

  大家都大气也不敢出。

  段炎昊问佣人们白瑶瑶去哪个方向了,大家才知道,原来让总统神色变化的,从来都是夫人。

  大家连忙提供线索。

  最后,段炎昊才气喘吁吁的在花房里找到了白瑶瑶。

  白瑶瑶看着站在眼前的段炎昊,愣了下,“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目光那样那样的深,里面的深情的光芒在一点点倾泻下来,仿佛再也不遮掩了。白瑶瑶被这样的目光给惊住了。

  段炎昊平日在她面前,都是气息比较柔和的,可是今日,他却有些幽冷。

  “炎昊,你怎么了?”

  白瑶瑶刚要站起来,段炎昊却一步步的走到她面前,弯身,将双手放在椅子上,将白瑶瑶困在自己和椅子中间。

  “炎,炎昊?”

  须臾,段炎昊才开口道:“瑶瑶。”

  白瑶瑶听着这句带着缠绵惆怅的两个字,心尖抖了抖,“嗯,我在,炎昊。”

  她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想着怎么安抚他的情绪。

  段炎昊一把将白瑶瑶抱进怀里,“瑶瑶,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白瑶瑶认真郑重的点头,“我当然不会离开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而且还有我们的孩子,我能去哪呀?没有了你,我会不快乐的。”

  听着白瑶瑶肯定而认真的话,段炎昊浮躁不安的心才慢慢平缓下来。

  冷静下来后,段炎昊一下子反应过来,赶快放开白瑶瑶,紧张的看着她,“没压着孩子吧?”

  白瑶瑶笑了笑,“我穿这么厚,再说才一个多月,看不出来的,不要那么紧张。”

  段炎昊松了口气,只不过目光还是有些幽深。

  白瑶瑶想问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怕自己问的多了,段炎昊会多想。

  她猜测,段炎昊之所以刚刚情绪不对劲,肯定跟那个e国来的使节有关。

  也许跟西容子烨有关系。

  她能感受到段炎昊对自己的在乎,所以她小心的也不给他添堵。

  他能不在意自己的过去,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天色也晚了,瑶瑶,我们回屋吧!”

  “好。”

  回到屋子里,段炎昊倒了杯热水,兑了下温度,让白瑶瑶喝下,暖暖身体。

  接着,段炎昊也坐在白瑶瑶身边,似乎有什么心事要跟白瑶瑶说。

  白瑶瑶一直安静的坐着,也不打扰,等待段炎昊开口。

  她心里其实也有一些不安,毕竟西容子烨是她的过去,她担心这么久了,段炎昊会突然介意起来。

  那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