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也觉得自己跟王千瑾的每次相处都很奇怪,明明剑拔弩张,明明像仇人,但最后又能平和的说话

  这种相处模式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又没觉得不自在在哪里

  总归来说,她觉得王千瑾最起码不是人,他对她也没实质性的伤害

  她看着阿秋阿美道:“刚刚王千瑾身后的那两个人应该是王氏家族的死士,你们两个跟他切磋,有什么发现没有?”

  “少夫人,他们的身手很诡异,有点旁门歪道的感觉,而且身手很厉害,我们两个不太是他们的对手”

  阿秋和阿美有些羞愧,这就是她们女人和男人力量上的差距

  “没事,你们也尽力了,回去后,你们多研究一下,最好是整理出文档来,我想总有一天,谢氏和王氏会对上,你们总结的这些总会有点用的”

  “是!”

  阿秋和阿美对少夫人是很佩服的,总觉得少夫人有一种特别冷静的气魄,她能处处想到谢氏,为以后谋划

  在云碧雪离开后,王千瑾蹙起他那妖娆的眉心,问道身边的一个工人员任廷,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一听这话,把这个男的吓的不轻,尤其看会长眼中那认真的神色,他哆嗦了一下,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前道:“会长,我……我……我喜欢女的”

  王千瑾脸上的表情瞬间龟裂,道:“我对你还没兴趣”

  任廷这才松了口气,“会长,这个爱情吧,其实就是你情我愿,觉得对方开心自己就开心,对方不开心就是不开心,而且爱情是博大的”

  王千瑾冷声道:“爱情不是要得到对方?”

  任廷恶寒了下,他觉得会长大人的思路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会长,那个我和我大学女朋友吧,两人因为各种原因没在一起,但我现在还喜欢她,她已经嫁人了,我就觉得她开心,我就替她开心”

  “是吗?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

  晚上国家晚间新闻上,就有报道贵县最新情况,说是火车事故救援出了十名幸存者,而且一天捐助的物资也开始用飞机往桂县运送

  “接下来是关于我们物资的捐献情况,爱心国会的负责人声称,这一次能这么快凑齐物资,是有雪月集团的功劳,雪月集团单企业就捐助了三千万的现金还有价值上万的衣服、食物、药品等,是我们国家企业的榜样,为我们桂县的百姓送去了温暖……再次我们对其表达感谢,相信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桂县的百姓便能获得更多的温暖……”

  看到这段新闻,云碧雪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确定没看错

  她心里很奇怪,这个王千瑾会如此好心,还让她的雪月集团在新闻上增加了一下存在感?

  可以说,一晚上的时间雪月集团这四个字就火了

  隔了一天,杨梅便激动的给她打电话汇报,“大姐,我们集团名下的所有产品昨天一天的营销额都快赶超了以前一个月的营销额”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