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炎昊无奈又没办法,更舍不得说她一两句。

  今天本来就是他的错,是他不该说那些话,惹自己的夫人不开心。

  所以只要她高兴,能原谅他,怎样都行。

  只不过她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撩拨,如果是以前,他真的很想很想化身为狼。

  段炎昊努力深吸了好几口气,内心幽叹一声,看着身侧的白瑶瑶,柔声道:“说什么傻话,我怎么回不心疼你。”

  白瑶瑶眼底掠过一道光芒,转瞬即逝,没让段炎昊看清楚。

  “那你放开我的手,我想让你给暖手。”

  段炎昊试图挣扎,咳嗽了一声,提议道:“瑶瑶,我用手给你暖。”

  白瑶瑶摇头,“你身上暖和,看你的表情,果然是不愿意给我暖手的。”

  说着,白瑶瑶就要翻身,背对着段炎昊。

  段炎昊现在可是害怕白瑶瑶生气,立马扳过她的身子,“没有,不是这个意思。”

  他还真是怕了,怕她对自己冷脸,尤其背对着自己的姿势,让他看了,心就难受的跟撕扯一样。

  只要她开心,想这样就怎样吧,自己多受点折磨而已。

  白瑶瑶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扬,然后靠近段炎昊,将双手往他怀里放,手指轻轻刮过他的胸膛,然后还有最敏感的地方。

  白瑶瑶跟恶作剧一样,就是要段炎昊难受。

  段炎昊忍者,但是这是她爱的人呀,一举一动就能撩拨他的心弦,简直折磨的不行。

  段炎昊抽了口凉气,眼中闪着最幽深的光芒,里面的漩涡仿佛能将人吞噬掉。

  看着这样的目光,白瑶瑶心里一颤,咽了咽口水。

  她手也跟着一抖,想缩回来,可是转念一想,整个人又往段炎昊的怀里拱了拱,手依然没拿回来。

  段炎昊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真是拿她没办法。

  她肯定知道,这时候,她怀着孕,他又那样爱她,怎舍得伤她,只能自己忍着了。

  段炎昊只感觉自己身体紧绷成一根弦了,有一种火烫灼烧的感觉。

  白瑶瑶就在段炎昊的怀里,他的情动那么明显,她都能感觉到那股火烫的温度。

  白瑶瑶这会心里发虚。

  看着段炎昊为自己忍这么长时间,心情渐渐平复了起来。

  她现在冷静下来,能深刻的感觉到,他是爱她的,否则不会这样放纵自己,宠着自己的。

  就在白瑶瑶犹豫要不要停下来的时候,头顶传来段炎昊嘶哑的声音,“瑶瑶,现在气消了吗?”

  白瑶瑶嘴硬的道:“我才没生气,只是暖手。”

  段炎昊无奈的顺着她的话道:“好,只是暖手,那现在手暖和过来了吗?”

  “还没有。”

  段炎昊忍无可忍,一下子掀开被子,整个人翻身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瑶瑶,目光深邃逼人。

  白瑶瑶心脏跟着缩了缩,有些后退,但是段炎昊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段炎昊逼视着白瑶瑶,胸口起伏不断,呼吸更是粗重了起来,因为隐忍克制,额头上的汗也沁了出来。

  白瑶瑶张了张口,感觉自己现在跟小绵羊一样,待会要被吞吃入腹。

  “炎……炎昊……我……我想睡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