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炎昊不说话,只是沉默着,听白瑶瑶继续说。

  白瑶瑶觉的段炎昊又恢复了以前闷骚的样子,她只能继续开口道:“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这里才是我的家。”

  段炎昊心一动,幽深的目光渐渐平和了许多。

  白瑶瑶想笑,她的总统先生真的很闷骚呢!

  白瑶瑶将嘴角的弧度收了回去,认真的道:“西容子烨对我来说,只能是过去式,爱早就消散了,是你治愈了我,我说了,我现在爱的只有你。”

  之所以将一切说出来,白瑶瑶也是想解除段炎昊的心结,让他不再担心纠结这件事。

  段炎昊心狠狠的一颤,心海都泛起深沉的海浪,在心口翻滚激荡,久久无法平息。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一把握住白瑶瑶的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段炎昊抱着白瑶瑶,深深的叹息,“我的瑶瑶!”

  她简直美好的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心里的担心这会倒是消散了。

  “你可知道,他身体的情况很不乐观。”

  “我知道,我承认,我心里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毕竟也是过去喜欢过的人,但都是过去的了,总希望故人身体好一些,我们可以一起关心的问候一下,但是别的不会有的。”

  顿了顿,白瑶瑶继续道:“我只是伤感了一会,然后脑子里就全是你了,你还不懂吗?”

  段炎昊神色柔暖了起来,带着笑意的看着白瑶瑶,“是我多想了,我跟你道歉。”

  “才不要道歉,你以后要对我多一丝信心,我对你的爱可不比你少。”

  段炎昊目光温柔,吻了吻白瑶瑶的鼻尖,轻声柔和的道:“好,我知道了,不比我少。”

  虽然这样说,但段炎昊心里是觉得,自己爱的很深很深,无法估量。

  段炎昊摸了摸白瑶瑶的头发,“我有时候会想,还好我不是西容子烨。”

  他其实很同情西容子烨,看不清自己的心,最后只能那样痛苦。

  “没有你,我也不会回头的。”

  “嗯,我知道了,还有,我一直都有关注e国,如果需要帮助的话,我们x国不会袖手旁观的。”

  白瑶瑶摇头,“炎昊,你不必考虑我的因素。”

  段炎昊将手指放在白瑶瑶的嘴边,阻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瑶瑶,我知道你是心善心软的,他是你的故人,无论如何,你也希望他身体好好的,能过的好一些,你不说,只是不希望我为难,对吗?”

  白瑶瑶感觉,段炎昊真的就跟她心里的蛔虫一样,什么都知道,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段炎昊握住白瑶瑶的手道:“所以,我也派使节去往e国探望西容子烨,带去了一些药材,还有我们x国的顶级医疗团队,希望能有所帮助。”

  白瑶瑶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口仿佛被暖流溢满,她紧紧的抱住段炎昊,内心的感情什么都说不出来。

  “炎昊,你真好真好。”

  段炎昊吻了吻白瑶瑶的手心,“知道我好,就一直待在我身边,一直爱我。”

  白瑶瑶娇声道:“人家每天都恨不能时时刻刻跟你在一起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