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感觉到谢黎墨轻柔的动作,再听他话语里的担忧和小心,摆了摆手,“我真的没事,就一个小感冒,别弄的人尽皆知,而且听说白子寻现在也谈恋爱了,我们别打扰他们。”

  谢黎墨眉心紧紧拧起,“对我来说,什么都比不上你的身体重要。”

  实在是谢黎墨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了,生怕云碧雪身体有个三长两短的。

  云碧雪咳嗽了一声,努力平复呼吸,“你呀,就是大惊小怪。”

  “我觉得这不是大惊小怪,你看你的脸色都很不好,阿雪,你要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

  他现在心都揪在了一起,看她咳嗽,心也跟着一疼一疼的。

  有时候,谢黎墨甚至都想,他是不是和云碧雪都共生了,怎么她不舒服,他心疼的更加厉害!

  听着谢黎墨方软语气的话,云碧雪也没法说什么。

  她知道谢黎墨担心自己,也不想让他心里跟着不舒服。

  云碧雪转身握住谢黎墨的手道:“我其实就是感冒了,也吃药了,很快就会好的,刚刚咳嗽,可能也是惊了一下。”

  谢黎墨仔细看着云碧雪的神色,上上下下的,生怕她哪里不适。

  云碧雪对谢黎墨笑道:“看把你紧张的!”

  谢黎墨抱着她,无奈的道:“你是我的夫人,以后要陪我到老,你要是有个什么不适,我可怎么办?”

  “说的可怜兮兮的。”

  “你要真让我担心,我可真会让人可怜的。”

  云碧雪嘴角忍不住勾了勾,“好了,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爱惜自己的。”

  顿了顿,云碧雪伸手指着电脑给谢黎墨看道:“我现在明白碧露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南玄国的镇国之宝了,她是我为了皇逸泽。”

  谢黎墨这会也看向电脑上的邮件,“这是代码!”

  “嗯,你能看懂的,按照之前我给你说的口令,你按照那个顺序看。”

  谢黎墨看着看着,眉心也拧的紧紧的,“龙脉神珠竟然跟皇逸泽的身体健康有关系,如此说来,一切就太玄乎了。”

  “南玄国也太神秘了,总觉得挖掘一点信息,都会让人难以相信,现代科学没法解释。”

  谢黎墨抱着云碧雪的手臂收紧了起来,“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就如同你们颜族,还有很多部族,都拥有一些神秘力量,所以不要奇怪。”

  云碧雪想想自己的颜族体制,确实也有些匪夷所思,还有她的魅心鸟至今昏迷不醒,还有她莫名其妙的梦境,这些科学都暂时无法解释。

  云碧雪揉了揉自己的头,让自己冷静一些,“其实没有太奇怪,就是没想到怎么还跟人的健康有关。”

  突然,云碧雪脑海中波光一闪,“黎墨,你还记得一个人吗?”

  “谁?”

  云碧雪抿了抿唇瓣,犹豫了下,道:“我说出来,你不要生气。”

  谢黎墨挑了挑眉心,“只是一个人,我怎么会生气。”

  云碧雪紧紧抱着谢黎墨的腰,道:“我想起这个人是安夜轩,你之前不也说,他拥有血脉觉醒的力量吗?你说,皇逸泽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情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