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抓住云碧雪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位置,“这里在疼,阿雪,你不看医生,我很担心,听话,别任性。”

  云碧雪对上谢黎墨的眼眸,有些心虚,揉了揉自己的脖颈,“那,那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别告诉爷爷和爸妈,就说我们逛街去了。”

  主要是现在爷爷年纪也大了,经不住折腾,虽然只是咳嗽,若是让爷爷知道,她看医生,指不定还怎么想。

  谢黎墨神色柔和了一些,“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接下来,谢黎墨就赶快安排人暗中守护,他开车带云碧雪去最好的医院。

  谢黎墨开车在宁安市的街道走过,云碧雪透过车窗往外看,心中颇有感触。

  因为这片土地上,有她和谢黎墨的很多回忆,很多美好的回忆。

  最初的相识,相知相爱,都那么的美好。

  一转眼竟然都过了三、四年了,时光还真是很快很快。

  不过回忆起来,并没有惆怅,因为她现在很幸福,爱人、家人,孩子们都好好的,她很知足。

  谢黎墨偏头看云碧雪嘴角的笑容,柔声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云碧雪欢快的道:“宁安市虽然变化了不少,但是这里有我们很多的回忆,你还记得,你陪我在这条街上散步,有一天下雪了,你还背着我回家呢!”

  谢黎墨嘴角忍不住一勾,他的记忆里本就很好,和自己夫人在一起的点滴,他也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记得,他的夫人最喜欢的就是让他背。

  而且每次他背着她,她都格外的安静。

  “还有那里,商场门口,我之前还跟孟心妍起争执了呢!不过如今孟心妍已经不存在了,物是人非而已!”

  “别想不开心的。”

  “没有不开心,我所有的记忆里都有你,是你保护我,守护我,要不我一开始还不懂得怎样反抗。”

  谢黎墨想起她那个时候,摇头,“你呀,一开始还是心软。”

  云碧雪撇嘴道:“那时候你肯定觉得我智商不够高,后来在你的教导下,我越来越坚强了。”

  谢黎墨想起那个时候,心也是触动很多,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摸了摸云碧雪的头,“那时候的你,真是让人心疼。”

  到现在,他也记得最初见她的样子,摔在地上,被碎玻璃伤着了,却依然倔强的不肯服软。

  那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上前扶起她了。

  在那之前,有太多的女人为了接近他用尽手段,但是唯独那一次,他为她破例了。

  也许真的有什么前世今生,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谢黎墨挑眉,打趣道:“如此说来,我也算是你的半个师父。”

  “才不是师父,你是我的谢先生。”

  谢黎墨心一动,似想到什么,将车一下子开在旁边停下,转身看向云碧雪,“你该叫我什么?”

  “一开始就是叫你谢先生的!”

  谢黎墨倾身靠近云碧雪,在她耳边道:“还有别的称呼,我是你的什么?”

  云碧雪耳根发热,糯糯的开口道:“老公,夫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