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相信,王千瑾一定会到的

  就算是他上次吃了亏,但以王千瑾的心性,一定会来

  所以云碧雪也不着急,一边看手机上的新闻,一边等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服务员来问了三次,云碧雪只是点了杯茶水,不紧不慢的等着

  当王千瑾打开雅间的门时,云碧雪听到声音,倏然抬头,看到某妖魅靡丽的男子时,嘴角抽了抽

  她脑海里只想到两个字,那就是骚包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脸上别扭的神情,妖娆一笑,然后伸出双臂,道:“不欢迎我吗?今天可是你邀请的”

  云碧雪看着王千瑾张开双手要拥抱的样子,云碧雪一个闪身将雅间的门关上了

  王千瑾也愣了下,道:“云碧雪,害羞了,怕别人知道”

  云碧雪眼中闪过冰冷又狡黠的光芒,她一个跨步,瞬间抓住了王千瑾脖颈处的衣襟,狠声道:“王千瑾,我今天找你来,也不是跟你废话的,我问你两件事!”

  王千瑾妖魅的眸光一闪,低头垂目看了看自己的衣襟,在看云碧雪那紧抓的手,眼中带着危险,“云碧雪,是不是真觉得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王千瑾,我相信你想做什么肯定会做的,哪怕我死,我今日也要弄个清楚”

  听到云碧雪狠辣的声音,王千瑾反而笑了,“奥,你要问什么?”

  “第一关于桂县的事情,桂县的事情是不是非常的危险,桂县的村庄被积雪阻隔了,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为何需要国务部长一直坚守在第一线,这是谁的主意?”

  “云碧雪,你觉得,你想问,我就要回答吗?”

  云碧雪轻轻一笑,道:“王千瑾,你还是大意了,还是不要轻视女人,挠,你看”云碧雪用下巴指了指

  王千瑾一看,云碧雪手指夹着几根细的银针,正比在他的脖颈生命处

  王千瑾惊了一下,眼底掠过阴冷的杀意,他倒也没害怕也没恼怒,“云碧雪你还不会对我做什么,就如同你笃定我来,而我笃定你不会杀人”

  云碧雪冷哼一笑道:“王千瑾,你少油嘴滑舌,告诉你,我手中的银针可是有毒的,就算是我一个不准没杀了你,让你受点折磨也是好的”

  “云碧雪,我王千瑾还从没受人威胁过,你是第一个!”

  “王千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威胁过别人,我威胁你,只是放过来罢了”

  王千瑾从起初的杀气蔓延到现在的平静,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聪慧异常,手段了得,真不是普通女人能比的,从没人在他面前讨的了便宜,但这个女人却是接二连三的让他破例

  而且他突然还就不想让她死了

  “你说不说!”

  看着云碧雪坚持又着急的样子,王千瑾眼中闪过一丝妖娆的异光,他悠然道:“桂县的情况现在很不乐观,你不是看到了吗?救援物资正源源不断的往那边运送,之所以选国务部长,那是因为他的责任使然,还有他刚上任得罪了不少官员,不让他去,让谁去?”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