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闷哼了一声,眉心都皱在了一起,但是他依然将云碧雪牢牢的抱在怀里,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云碧雪本来都没想到还能落地,甚至是活着,她发懵的靠在谢黎墨的怀里,整个人都回不过神来。

  “黎……黎墨,我们这是怎么了?”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发现他脸色很不好,汗在一直往下流。

  她脸色大变,焦急的道:“黎墨,你怎么了?怎么了?你别吓我!”

  云碧雪这才看了看周围,他们这是在地面上?

  她来不及去想到底怎么回事,只是手忙脚乱的起来,想扶起谢黎墨。

  谢黎墨一动,便闷哼了一声,显然疼的厉害。

  “黎墨,你受伤了?你哪里受伤了,我看看!”云碧雪的声音都有些微颤。

  谢黎墨想安抚的对云碧雪一笑,但是奈何全身疼的厉害,因为是结结实实的落在地上,哪怕之前身手训练的再好,人的骨头也没法跟石头硬碰硬。

  何况是高空落下,虽然谢黎墨最后射出丝绳,利用空中的力量,让坠地的速度下降了许多,但为了保护云碧雪,受伤也是难免的。

  云碧雪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在自责中,看着谢黎墨闷哼隐忍的样子,道:“黎墨,都是我,要不是我,你不会受伤的。”

  说着,云碧雪的眼泪都积蓄在眼眶中,要落却一直忍着。

  谢黎墨看她用牙齿使劲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无措的样子,心疼的道:“别担心,就是胳膊可能脱臼了。”

  他没说后背火辣辣的疼,后背应该也被地面的一些石子划伤了。

  其实这些伤对谢黎墨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的。

  他停顿了一会,将情绪平稳下去,脸色冷凝着,然后一只手扯着自己的胳膊,狠狠一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谢黎墨让脱臼的手臂恢复了原样。

  云碧雪听着“咔嚓”的声音,心仿佛一下子被刀割开了一样,血淋淋的。

  她睁大眼睛,看着谢黎墨,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我没事,你别哭。”

  谢黎墨现在整个人有些有气无力的,脸色极为苍白,就连呼吸也是虚弱无力的。

  但是谢黎墨是个极为能忍的人,哪怕身体再不舒服,他也不会表现一二的。

  他努力想安抚云碧雪,但是云碧雪怎能看不出状况来。

  她狠狠的用力咬唇瓣,双手紧紧握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哭不要慌,否则只会让谢黎墨难受。

  云碧雪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赶快的从书包里拿出水和吃的,要照顾谢黎墨。

  谢黎墨喝了几口水,吃了压缩饼干,恢复了点力气。

  “黎墨,你休息,接下来的路,我背着你,我背你出去。”

  云碧雪现在脑海里什么都不想了,只有谢黎墨,她要背他出去,如果非要进来的话,以后她偷偷一个人进来,不连累任何人。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的样子,知道她在乎自己,微微笑了笑,“阿雪,好不容易走到这里,我们不能往回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