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知道云碧雪心中有很多疑惑,看着她眼中灼灼的光芒,摸了摸她的头,耐心解释道:“你还记得之前,我们在鬼谷有研究过的阵法吗?”

  云碧雪点头,鬼谷那是天玑之才的地方,鬼谷传人最精通的就是机关阵法。

  “这里就是九九衍生阵法,每一步都有口诀,和之前我们研究的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我根据步伐能算出机关按钮在哪里。”

  云碧雪看了看周围,想了想,低声道:“可是我就没想到。”

  她发现到了这下面,自己脑子就跟浆糊一样,但是谢黎墨就非常的冷静和清醒,能举一反三。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我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有一部分和这个相关,而且我自己也有涉猎,你擅长的不是这个,不要多想。”

  谢黎墨至今还记得,带云碧雪第一次到谢氏总部祠堂的时候,她在阵法中都有些发晕,还是他握住她的手,带她进去的。

  对于谢黎墨来说,云碧雪是他的夫人是他的爱人,不需要做多少事情,只要好好陪在他身边,就好。他一直觉的,有些心里话,不一定要说出来,自己明白就好。

  但是他的夫人,显然总拿他作为标准,来对比自己。

  谢黎墨目光幽深,一直看着云碧雪。

  云碧雪对上这样的神色,心一颤,看懂了他眼中所表达的情绪,心也瞬间平静了下来,她对着谢黎墨笑了笑,主动拉住他的手,“那我们去地宫吧!”

  谢黎墨温柔一笑,“好!”

  一行人穿过石门要通过地宫,谢十四,十五等人都在心里疑惑,刚刚到底是怎么了,他们好像对什么都没印象了。

  谢少和少夫人说是什么幻觉,他们都有些心有余悸。

  他们作为谢氏的影卫,本就接受最残酷的训练,面对各种药物各种气体的迷惑,应该有抵抗力才是,怎么会毫无知觉的就这样沉睡了过去?

  他们越来越觉的,云家这个地下城很神秘,也许云家真的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样子。

  当然,他们看云碧雪目光,也更加的恭敬崇拜。

  穿过石门后,就是一条长长的路,有很少的坡度,看似是往上偏升的。

  而且小路的两旁都是石像排列守护,若是不仔细看,还真是吓人一跳,以为两旁都是士兵。

  云碧雪手指在谢黎墨的手心处轻轻挠了挠,“黎墨,你猜的还真对,这里看起来就是地宫的通道,两边就像是士兵在守卫一样。”

  谢十五几人看着这些石像,脸色都变了变,见识再多,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有一种从心里升起的肃穆感。

  “少夫人,这里不太像a国古代士兵的服饰。”

  云碧雪仔细看了下,“不是士兵,难道是江湖势力?”

  谢黎墨目光淡然幽深,低头在云碧雪的耳边道:“也许是你们先祖所创立的魔教教众!”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眸光一闪,震惊的看着两旁的石像,越看,越觉得谢黎墨说的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