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听着这句话,感觉自己都窒息了一样,完完全全的都呼吸不上来,心太疼了。

  他努力呵护保护的夫人,何曾这样痛苦过,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简直是在凌迟他的心!

  谢黎墨抱着云碧雪,抚摸着她的头发,“傻瓜,别说这样的话,说的我心都在疼。”

  云碧雪伸出手轻抚谢黎墨的心口,“你别疼,我……我说的是实话,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瘪嘴难过的样子,吻了吻她的唇瓣,“傻瓜,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云碧雪抽泣了一会,将眼泪擦去,问道:“之前在宫殿的时候,我怎么也找不到你。”

  谢黎墨吻了吻云碧雪的脸颊,“别难过,我跟着那个龙脉神珠一起进去了另一个密室。”

  “就是说,那棺木也有机关?”

  “嗯!”

  云碧雪紧张的上上下下的看谢黎墨,“那……那你没受伤,没事?”

  云碧雪实在是不放心要检查一下。

  谢黎墨握住她的双手,摇头道:“我真的没事,别那么紧张,而且龙脉神珠我拿出来了,给你放在怀里,你好好拿着。”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伸手从怀里掏出了这颗七彩珠子。

  “怎么不发光了,跟普通的珠子一样?”

  谢黎墨沉声道:“我想,应该需要什么契机,才能发挥它的作用,看起来像普通珠子才好,这样不会有人发现。”

  云碧雪看着珠子,想起了在地宫里看的手册内容。

  她脸色变幻了下,如此说来,那她还真要履行什么千年之约?

  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还真不能拿云家来看玩笑。

  云碧雪仔细摸了摸自己身上,怎么什么都没有。

  “你在找什么?”

  “手册,我在地宫看到的手册,是云家先祖留下的,找不到了!”

  看云碧雪这个神色,谢黎墨就知道那个手册很重要,“既然找不到就别找了,你能安全出来就好。”

  云碧雪摇头,“不是,那个手册里写了很多内容,我怕是幻觉。”

  云碧雪有些怀疑自己,毕竟她之前也是被埋在宫殿中,谁知道还出来了,所以一切都有种不真实感。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看到的手册内容。

  “你跟我说说,都写了什么内容?”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怀里,悄然的将自己所看的内容,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谢黎墨听着,目光沉沉,眼眸中带着雾色,幽暗深邃,让人辨不清情绪。

  “黎墨,黎墨?”

  谢黎墨从思绪中回神,看向云碧雪道:“这些你先别多想,如今找到了龙脉神珠,还是早点给你妹妹送过去的好。”

  云碧雪赶快将珠子放回怀里,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还是亲自送去比较好。”

  “嗯。”

  云碧雪还有很多很多的疑惑要问谢黎墨,他进了另一个地道中,是什么情况?

  还有最后坍塌的宫殿,为什么她还能出来?

  还有他怎么将她背出来的……

  很多疑惑。

  但是还没等她要问,谢黎墨便打断她的话道:“阿雪,我们现在还在林子中,天色渐晚,还是早点出去的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