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从怔愣中回神,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妈,我感觉自己病的很重。”

  听着这句话,可把玉琴和云承海吓的不轻。

  玉琴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道:“碧雪,你可别吓妈妈,我和你爸爸经不住吓的,你哪里不舒服,我们带你去医院看看。”

  云碧雪晃了晃自己的头,“妈,我做了很奇怪的梦,现在不是在梦里吧?”

  玉琴和云承海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刹那白了起来。

  云承海郑重的开口道:“碧雪,不是做梦,我和你妈妈都是真实的,这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做梦。”

  云碧雪还有些恍惚不相信,她用手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手臂,“很疼,不是做梦!”

  听着这句话,玉琴心疼的不行,她的女儿呀,怎么就那么狠心的掐自己呢,手臂都红了起来。

  她对云承海道:“快去拿医药箱,有擦淤痕的药。”

  云承海赶快去拿。

  云碧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任凭自己的母亲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半晌,云碧雪似想到什么,抓着玉琴的手,颤抖着嘴唇问道:“妈,黎墨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黎墨?你是因为找不到他,所以才这样的?他将你送回来后,说是要办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离开了。”

  云碧雪心跟着一颤,“他没再说什么?”

  玉琴想了想道:“说是可能时间比较长,让我们都别着急,让我和你爸照顾好你,不过谁想到你们出去一趟,回来,你就睡了两天两夜的,急死我和你爸了。”

  云碧雪目光看着前方,都没有焦距,她在想昏迷之前谢黎墨说的话。

  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最重要的是,他说让她等他,说他会回来的。

  云碧雪现在心里都有一种火急火燎的感觉,谢黎墨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为什么他要瞒着她?

  云碧雪总感觉,是跟这次去的地宫有关。

  她说想休息,不想任何人打扰,就自己在房间里抓狂,疯狂的揉自己的头发,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云碧雪在嘴里不断的念叨两个字,“黎墨,黎墨……”

  她觉的自己的心一直在受着煎熬,很难受很难受。

  对谢黎墨的行踪一无所知,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有没有危险。

  面对一切都是无知的,云碧雪的心就变的很空很乱很慌。

  她一直觉得之前的一切就跟做梦一样,若不是看到怀里的珠子让她相信那些都是真实经历的,她真的会精神分裂的。

  云碧雪心神不宁,也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等了谢黎墨两天,但依然没有他的消息和身影。

  手机打谢黎墨的电话,完全没信号,根本打不通。

  她试探的跟谢氏总部联系,大家都以为她和谢黎墨回了云家,也就是说谢氏总部的人都不知道谢黎墨现在去了哪里。

  玉琴看着云碧雪的样子,劝道:“碧雪,你看你这两天什么都不吃,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妈,谢黎墨没回来,我心里难受!”

  玉琴沉思了会道:“碧雪,我看你精神不太对,要不带你去看看医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