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在房间里,激动的喜极而泣,她握住皇逸泽的手,道:“你听到了吗?龙脉神珠找到了,你的身体会根治的,不会有事的。”

  皇逸泽靠在椅子上,伸手给云碧露将眼泪擦去,“别哭,我的身体本来就没事,是你太过紧张了。”

  云碧露嘟嘴,“我才没有夸张,是你之前都不告诉我。”

  而且因为考虑到皇逸泽的身体状况,两人都不能过那样的床塌生活。

  不能过于亲热。

  当然这些她不是很在意,她唯一在意的就是皇逸泽的身体状况,她希望他好好的。

  皇逸泽对云碧露有些内疚,他觉的自己其实没给丫头带去什么,反而是丫头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

  他将云碧露拉到自己怀里坐好。

  云碧露扭捏了下,道:“你现在身体不宜激动,我在旁边坐着就好。”

  皇逸泽邪魅的眼中闪过幽幽的光芒,他低叹了口气道:“丫头,我很久都没抱你了,让我抱抱你。”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心都酸涩了起来。

  皇逸泽说的对,他们确实很久都没好好拥抱过了。

  云碧露乖巧的靠在皇逸泽的怀里,两个人安静的拥抱着,体会这一刻的静谧。

  云碧露其实也很怀念他的怀抱,这段时间很想很想,也不敢任性,总要憋着自己的。

  皇逸泽看着在他怀里乖巧安静的云碧露,是心疼的。

  他最近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好,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不能激动,不能情动的厉害。

  所以他和云碧露也都适当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内心里很对不住碧露。

  当年是他的私心,将她拉入了自己的世界里,却没想到,自己带给她的是太多的不安。

  他多想让丫头跟着自己开开心心的。

  他看着丫头,有时候明明想靠近自己,却不得不隐忍的时候,心都酸疼的厉害。

  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抱着心爱的女人,哪能不心动呢!

  所以他也必须克制着。

  有时候他也想自己不能自私,或许可以放云碧露离开,她那么好,肯定会遇到一个能给她温暖的优秀男子。

  可只要这样一想,他就控制不住内心强烈的占有欲,一股黑暗之气都能往上蔓延。

  为了不让自己发怒痛苦,这样的想法他也不能去想。

  就当他自私吧,将她困在自己身边,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她开心让她笑。

  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她只能属于他。

  只是没想到,龙脉神珠还真的就找到了。

  皇逸泽眸光闪了闪,果然,当初他的猜测是对的,云家跟几百年前的邱妃定然是有关系的。

  否则南玄国的镇国之宝不可能出现在云家,还被云碧雪找到。

  皇逸泽想到,南玄国和邱妃的那些恩怨情仇,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云家的人。

  如果没爱上碧露,他可以理智的去做一些事情,可是如今理智是被情感操控着。

  皇逸泽摸了摸云碧露的头发,忍不住问道:“碧露,你对云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