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听着云碧露这句话,脸色猛然一变,难道真的如他所想,父亲有问题。

  就连云碧雪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情绪不对,摇晃他道:“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她实在是被皇逸泽的身体状况吓怕了,真怕他出问题。

  她知道自己爱皇逸泽爱的很深,不想孤零零的一个人。

  皇逸泽轻抚她的头发,“我没事,会越来越好的,我觉得你姐姐说的有道理,这件事先谁都不告诉。”

  “嗯,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反正我对这块地方没啥感情,无非就是为了你。”

  皇逸泽沉思了下,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暂时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找到……”

  皇逸泽还没说完,云碧露眼眸一亮道:“也就是说,你还继续装身体虚弱,我继续装做担心的样子?”

  皇逸泽弹了一下云碧露的额头,“真聪明!”

  云碧露一把抱住皇逸泽的腰,“一想到要瞒着你父亲,我还很兴奋。”

  “你后来不是对他改观了吗?”

  “是呀!你身体好的时候,那会他表现的还不错,可是自从你身体情况不好,我们搬到这里来静养,他就隔三差五的来找你说事。

  说的那些事情,我听过几次,完全都不顾你的身体状况,满嘴利益。

  而且,我总觉得他对龙脉神珠的在乎都超过你这个儿子。

  好像他要的是龙脉神珠,而不是你这个儿子……

  我听了替你难受,还有你小时候,他把你当工具使用,若不是你杀气戾气太重,估计他舍不得让你上学的……”

  云碧露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全是对皇逸泽父亲的不满。

  皇逸泽沉思了下,就算是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云碧露说的都是对的。

  看着皇逸泽情绪有些低落,云碧露赶快转移话题道:“我们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你身体要变好了,我很开心,我们今天中午要庆祝一番,好好吃一顿。”

  皇逸泽刮了刮云碧露的鼻子,“好,都听你的。”

  两人吃过午饭,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有人禀报,说是皇鸣林带着人来了。

  云碧露一下子从椅子上坐起来,“他几天前不是来过了吗?怎么又来了?”

  云碧露觉的自己和皇逸泽安安静静的在这生活,每次都是皇鸣林来破坏他们的心情。

  皇逸泽上前揽住云碧露的腰,“你不愿意见他,先回避一下,我来处理。”

  云碧露摇头,“不行,我不能让他那样对你,我要保护你。”

  皇逸泽笑了笑,他的丫头总是这样勇敢,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不阻拦。

  不过想到之前那个屋子,皇逸泽脸色沉了沉,“在父亲来之前,要将后山的屋子烧掉!”

  “来得及吗?你父亲马上就要进来了!”

  云碧露来回走动着,突然她神色一动,“先让人阻拦,拖十分钟也好,将屋子烧的差不多,药味散去,你父亲肯定发现不了什么的。”

  “好。”

  两人迅速的行动,等皇鸣林来了这里后,看到烧着的屋子和后山林,脸色沉了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