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巨大的声音响在云碧露的耳边。

  她的心跟着一抖,脸色更是大变,那拐杖是狠狠的打在皇逸泽身上的。

  太过用力,那拐杖都裂痕了,皇逸泽的骨头也跟着震了几下,他闷哼了一声,整个人靠在云碧露身上,似乎晕过去了。

  云碧露晃动皇逸泽,可是毫无知觉,她手足无措的大喊道:“皇逸泽,你不要吓我,你怎么样了?”

  “皇逸泽,皇逸泽……”

  “皇逸泽,你还好吗?”

  “皇逸泽,你说话呀,说话,应我一声……”

  可是皇逸泽身体都是软的,靠在云碧露身上,闭着眼睛不说话。

  云碧露这次焦急的眼泪是真的冒出来了,她抬头狠狠的瞪向皇鸣林,眼底的杀意那么明显。

  云碧露内心是极狠的,从小到大,她都是打架王,从不吃亏的。

  此时她的眼神都带着强烈的杀意,锐利无比,看一眼皇鸣林,都有一种将他要冰冻的感觉。

  皇鸣林也是愣住了,他明明要打云碧露的,却没想到打在皇逸泽身上。

  他看着云碧露的眼神,眯了眯眼睛,碧露这丫头敢这样看他,对他产生杀意,是不是不该留着这丫头?

  在他如此思考的时候,压根没关心皇逸泽是死是活。

  云碧露颤抖着摸了摸皇逸泽的鼻子,还有气,她才算是松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子将皇逸泽扶躺在椅子上。

  她这才一步步的走到皇鸣林的面前,厉声道:“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父亲,要置自己的儿子于死地,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你口口声声为皇逸泽好,我看你是自私自利,完全为了自己的利益……

  你眼里只有权势只有利益,哪有自己的儿子,皇逸泽的母亲也是被你害死的,你还真是心狠手辣……

  从最早开始,你不关心皇逸泽,只关心自己……”

  云碧露说了很多很多话,她虽然很愤怒,但也压制着自己,说的话至少不是最狠的,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子,不过也差不多了。

  估计在皇鸣林心里,她也是大逆不道。

  云碧露说完,狠狠的呼吸了一口气,她不能直接跟皇鸣林对抗,但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出气。

  她一把将皇鸣林的拐杖抓了过来,迅速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用拐杖朝着刚刚那个告状的人狠狠打去。

  云碧露用了十二分的力气,一点都不留情,狠狠的打到此人身上。

  “啊……啊……噗……啊……呜……”

  这个人疼的在地上开始打滚,叫喊着,以前明明是硬骨头,但是碰到云碧露,也不得不变成软骨头。

  其余二十九个人全身都倒抽了口凉气,突然觉得跟这个人相比,他们那些不算疼痛。

  未来少夫人,还真是狠呀!

  云碧露眼底闪过疯狂的光芒,手中的动作根本就不停。

  她觉得,这些人还真是欺负到她的头上来了,真以为她云碧露是软猫呢!

  “碰,碰……”拐杖狠狠的打着,声音一下一下的,让人听了都毛骨悚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