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的眼底带着柔柔和和的光芒,目光也带着浓浓的情愫。

  云碧露本来是关心皇逸泽,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都有些害羞起来,脸色微红。

  “你还说不疼,打的拐杖都裂缝了。”

  皇逸泽揉了揉云碧露的头发,“那个拐杖是特殊材质制作的,你看到他裂缝,可能本来就有的装饰纹,不会那么容易断裂的。”

  “反正,你父亲那么打过来,我看着难受。”

  皇逸泽叹了口气道:“碧露,你知道吗?那一瞬间,我在想什么?”

  云碧露眨巴着眼睛看着皇逸泽,“你在想什么呢?”

  皇逸泽轻缓的道:“我在想,还好没打在你身上,要是打在你身上,我或许会发疯的。”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心尖一下子就颤了起来,她吸了吸鼻子,用手轻轻捶打皇逸泽的胸膛,“你傻不傻!”

  皇逸泽深深的看着云碧露,“是你傻不傻,明明知道他什么性子,你还偏偏去惹!”

  云碧露努了努嘴,“我就是不高兴,他每次都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反驳,不顶嘴?”

  皇逸泽摇了摇头,“现在不易正面冲突。”

  他其实是为了云碧露,总觉得父亲将火气发泄在他身上后,就不会再将多余的怒火波及到云碧露身上。

  只是没想到,他的丫头在为他抱不平,这么长时间她忍过来了,这一次,还真是爆发了。

  她本就是恣意洒脱的性子,为了他受了不少委屈,以后他不想再让她受委屈了。

  皇逸泽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后,对云碧露道:“以后,你不用管任何人怎么想,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

  云碧露傻眼了,这个画风怎么都感觉不对,“我刚刚打了你父亲的人!”

  “嗯,我知道。”

  “你父亲很愤怒,对我很不满。”

  “嗯,我也知道。”

  “那你还说我想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

  皇逸泽认真的道:“不错,这句话是我说的,你要明白我的意思,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在你这一边,护着你守着你。”

  云碧露眼眸明亮灼灼,“那我想反了你父亲,可以吗?”

  皇逸泽神色微变,似乎没想到云碧露会有这个打算。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这个样子,嘟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不太高兴的样子,按住她的肩膀,“别乱想,我不是担心我父亲,而是没想到我的丫头胆子这么大。”

  云碧露鼓着脸颊,“我胆子本来就很大。”

  皇逸泽轻捏她的脸颊,“我知道你的胆子一直都很大,但是反了我父亲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手中还有很多权利没交出来,我是担心你,傻丫头!”

  云碧露想了想,怪不得平日,皇逸泽对他父亲皇鸣林还是有些忌惮的,“他不是把黑龙党都交给你了吗?为什么还有权力?”

  “我以前也以为都交给了我,后来才发现,他手里还掌握着一些隐蔽势力,你看到的他那些保镖都是他面上的属下。”

  云碧露惊讶的睁大眼睛,“也就是说,你父亲还对你留了一手,太阴险了,他到底是不是你父亲?怎么这么对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