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看着左丘子美的样子,尤其那扭曲的样子,让他连看都不想看。

  谢黎墨不相信自己的力气会这么消失。

  他从小就接受过各种训练,对药也有免疫力的,哪怕宫廷秘药,对他应该也没什么作用。

  这里,他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待,这里的气味,也让他排斥。

  但是他现在力气发软,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在手边,也无法发出任何信号。

  如今,如果不让左丘子美近身的话,只能暂时稳住她的情绪,拖延时间。

  虽然因为有圣玉护体,左丘子美看到的他完全是虚假的,外面都有一层暖光护体,可比衣服管用多了,别人碰到的身体就跟他身体外保护层圣玉玉石一样,根本不是真正的他自己。

  好在,之前来回那个家族之地,圣玉护体,起到了作用。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要杀了左丘子美,以及左丘家族所有人。

  此时的谢黎墨心里泛起狠戾的气息,全身杀意弥漫。

  他明白,他现在需要时间让这药力退去。

  就算是再霸道的情药,他也能对付。

  只能暂时拖延时间了

  想着,谢黎墨道:“你为什么那么恨云碧雪,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还是这么关心她,我就是看她不顺眼,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好,我不比她差,你也可以对我这么好的。”

  说来说去,左丘子美就是妒忌心作祟。

  她自顾的哈哈一笑,“我叫左丘子美,是左丘家族的大小姐,当然严格说来,我还是南玄国那个天神之国的国舅后人,身份极为尊贵,不是云碧雪那贱人能比的。”

  左丘子美一口一个贱人,让谢黎墨很愤怒,恨不能一刀杀了左丘子美。

  只是他之前,为了在地宫中看到的那个千年之约,去了一个地方。

  来去,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他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他自己清楚,内里的力气还很虚。

  那里不是他能带影卫去的地方,就算是他一个人,还是靠着圣玉过去的。

  不过做的这些事情,他无法跟云碧雪去解释,怕她多想,甚至担心。

  好在他回来了,只是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是昏迷的,还落在了这个左丘子美手中。

  圣玉的灵气护着他,到现在灵气依然在,可以说,他自始至终都是冷静如斯的。

  而左丘子美看到谢黎墨情动的样子,其实是圣玉灵光的迷惑功能,让她脑海里想象出来的假象。

  谢黎墨眯了眯眼睛,“左丘家族,南玄国曾经的邱家,和几百年前的邱妃同出一脉!”

  左丘子美惊讶的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邱家的秘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

  谢黎墨看着脸色变化的左丘子美,继续道:“你和你的属下左丘帮的人,来宁安市,是为了寻找龙脉神珠吧!”

  “不错,那个七彩之光乃是龙脉神珠的标志之光,不是任何人能知道的,我和我的人是追寻龙脉神珠而去的,不过却在追踪到海上礁石那,将你跟丢了。

  好在我的人聪明,就在那守着,几天后,你就在那里重新出现了,还是昏迷不醒的。

  听你的话,你知道龙脉神珠在哪里?”

  龙脉神珠对左丘子美的吸引力更大一些,毕竟那是最重要的宝物,她的爷爷的一生都在为找到龙脉神珠而布局打算。

  她从小耳濡目染,也知道那东西有多重要。

  这趟宁安市之行本就是为了龙脉神珠而来,只不过她看上了谢少,耽搁了时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