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再痛苦,再失去理智,云碧雪也是顾着谢黎墨的面子的。

  这个时候的谢黎墨还狼狈的坐在地上。

  这个样子的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因为刚刚云碧雪过于用力,而且踢打了左丘子美很长时间。

  左丘子美完全被打残了,鼻青脸肿,嘴角流血。

  她凄厉的尖叫声响彻在绿长林的上空,让所有人听着都毛骨悚然,瑟瑟发抖。

  而且左丘子美更是被云碧雪的鞭子打伤了眼睛,都跟着流血。

  “啊……”

  “啊……”

  因为疼痛,眼睛冒血,左丘子美直接昏死了过去,云碧雪踢了踢她,都跟踢半死不活的老鼠一样。

  云碧雪因为刚刚过于用力,现在胸膛还在不断起伏着。

  她看着谢黎墨,眼中的光芒那么的复杂,有想念,有心疼,有委屈,有难受……

  眼眸更是带着湿润的光泽。

  谢黎墨将云碧雪眼眸中的情绪看的清清楚楚,心尖都跟着颤抖了起来,有一种心疼蔓延到心口,闷闷的疼,根本无法排解。

  是他让他的夫人难受了。

  两人目光对视着,浓烈的情感在双方的眼中翻滚。

  “阿雪,对不起。”

  谢黎墨只能呢喃出这两个字。

  云碧雪走过去,扶起谢黎墨,将他放在床上,准备给他盖被子,穿上衣服,至少也别是这个样子。

  她看了很不舒服,尤其想到这是左丘子美做的,恨不能一刀捅死左丘子美。

  可是,云碧雪发现谢黎墨身上冰冷冷的,跟玉石一样。

  “阿雪,对不起,别难受,圣玉护体,你们看到的并不是裸,体。”

  云碧雪愤怒的心一下子缓了过来,刚刚崩溃,现在放松,真的很想哭。

  “阿雪,别哭。”

  谢黎墨一碰到云碧雪,药物就起作用了,之前压制着没动情,此时他放纵自己,不忍了。

  他一个翻身,将云碧雪也压在床塌之上。

  “你……”

  谢黎墨任由药物释放,疯狂的吻着云碧雪的脸颊,耳垂,锁骨……往下。

  云碧雪是爱谢黎墨的,这段日子找不到他,都快疯了,此时被他撩拨着最敏感的触觉,全身跟过电流一样。

  “黎……黎墨……你……你怎么了?”

  谢黎墨在云碧雪的耳边低叹低语道:“阿雪,乖,我只对你有爱,有情,之前中药,被我控制了,但现在……我需要你……”

  云碧雪脑子嗡的一下仿佛炸开了。

  刚刚谢黎墨是中药了?

  之前她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只顾着难受,胡思乱想起来,并不知道谢黎墨是中药了。

  云碧雪愤怒的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左丘子美!”

  谢黎墨轻叹,“乖,不急于这时,好在你来了……就算是你不来,她也占不到什么的。”

  云碧雪双手微抖的抱着谢黎墨,是呀,好在她来了,如果自己晚来一步,就算是没什么,但是谢黎墨会难受呀!

  发现云碧雪手在颤抖,谢黎墨知道她在想什么,心疼不已,“放心,没人能让我做不愿做的事情,就算是有药也不行。”

  云碧雪听着,主动吻上谢黎墨,“可是你之前在隐忍,我不想你那么辛苦。”

  之前以为左丘子美看了谢黎墨,她气的伤了她的眼睛,其实当时虽然差点失去理智,但她也明白,谢黎墨才是最重要的。

  况且,现在明星模特不也有裸身秀身材的,海边游泳池,大家不也都穿着比基尼嘛!她是聪明人,不会纠结这些细节让自己不痛快。

  好在,圣玉真的管用了,谢黎墨没有被看到,心里一阵阵激动,真好。

  她回头要好好感激一下那个巫族后人。

  似想到什么,云碧雪对着门,大声道:“你们所有人都退出去,在别墅外守着,不得让任何人靠近这里。”

  她不想自己和谢黎墨的声音被外面听到。

  “是!”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后,谢黎墨吻着云碧雪的耳,低语道:“夫人做的很好!”

  谢黎墨在遇到云碧雪的时候,身体的本能激发的厉害,再加上药物,真的跟要爆炸一样。

  云碧雪能感觉到谢黎墨某处最强烈的情动,心一颤,给谢黎墨擦汗,“你是不是很难受?”

  谢黎墨无奈的急促喘息,“我现在没什么力气,可是,阿雪,我太需要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