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巴掌的清脆声,打的徐妙丹直接懵了,身子更是踉跄的倒在地上,脑子空白起来

  云碧露叉腰看着徐妙丹,道:“想在这里闹事,打的你六亲不认,给我滚!”

  徐妙丹捂着自己的脸,大喊道:“大家快看看,大人了,我好心来吊唁,竟然大人,啊啊……我的脸……”

  云碧露举了举拳头道:“你叫徐妙丹是吧?你要是改再叫,我就让你再叫不出来”

  这一幕,来吊唁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看着这位二姐凶悍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其实云家就剩下这两姐妹,也是不好欺负的

  宁安市的人知道这位女士,是徐家的姐,徐妙丹,曾经被徐家赶出家门

  徐妙丹指着云碧露,恨声道:“你们欺人太甚”

  徐妙丹心里对云家是嫉恨的,当初她妒忌云碧雪,无非就是想故意用戒指的事来挑拨云碧雪和谢黎墨之间的关系,没想到谢少竟然暗中让人将星缘珠宝全部打压,害她跟家族决裂,被赶出家门

  她堂堂的徐家姐竟然要靠非常手段求生存

  她在帝都夹缝生存,以为身边的云冬是可信任的,甚至都渐渐让她知道了些秘密

  到最后,她才知道,就连云冬也是云家安排在她身边的,多么可笑,所以她不会放过云家的,尤其是云碧雪

  看到谢少没来,她心中得意的想,谢少肯定是不喜欢云碧雪了,否则这样重要的场合他不会不来

  当然徐妙丹不知道谢黎墨现在是国务部部长,响应国家需要去了桂县

  云碧露大声道:“所有来真心吊唁的,我们欢迎,像你这样想闹事的,我都想杀了你祭血”

  云碧露眼中闪着浓浓的火焰,如两团火一样,对着徐妙丹说着,她更是呲了呲牙

  徐妙丹看着这样的云碧露,心里跳了跳,觉得这丫头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但是周围知道云家二姐的都明白,这个二姐从就能打架,不是让人欺负的主

  云碧露心中很悲痛,但是她依然跟时候那样,将悲痛压在心底,可以帮助姐姐保护姐姐

  所以任何想欺负她们的人,她都不放过

  徐妙丹用手指着云碧露,道:“你们是心虚,不让我来就是心虚”

  “我们心虚?是你徐妙丹坏事做多了心虚吧!”云碧露冷嗤一笑,一把将徐妙丹指着她的手指给折断了

  “啊……”杀猪般的声音顿时响起

  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打了个寒战,有几个想闹事的瞬间在心里掂量掂量了,看这对姐妹的架势,他们是讨不了便宜的

  以前光听说云大姐很有魄力,怎么这个二姐更加恐怖呢!

  云碧露踢了踢徐妙丹,然后对死士道:“将这头猪给我扔出去”

  “是!”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慢着!”

  徐妙丹疼的发抖,但一听这个声音,脸上瞬间一喜,来了,呵呵,她且看今日云碧雪和云碧露被赶出云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