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珍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

  乐乐依然在高兴的说着她的爸爸,脸上都是兴奋骄傲的神色。

  谢黎珍抱着乐乐,站起来,都想转身抱乐乐走,可是想来想去,都有一种不忍,不忍乐乐不开心。

  夜君清不知何时站在了屋门外,看着谢黎珍,目光里是压抑的情愫,幽深的眼底更是含着浓烈的情感。

  他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却紧紧的握着,在隐忍这份情感,他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会上前抱住她。

  这样会吓坏黎珍的,好不容易见到她,他想多看看,多跟她说说话。

  那封信,他不敢自己写,因为黎珍认得他的笔记。

  他怕黎珍看了他的字后,知道是他,不会过来。

  夜君清曾经也是清贵无双,骄傲恣意的人,可唯独在面对谢黎珍的时候,所有的心思都收敛起来,变的小心翼翼。

  谢黎珍一直看着乐乐,就没抬头看别的,视线也没落向别的地方。

  虽然如此,但她也能感觉到夜君清所站的位置在哪里,因为他的目光实在是太灼热,让她想忽略都没法忽略。

  谢黎珍的心在怦怦跳动,仿佛十六岁那年,见到夜君清的时候,悸动心动。

  这么久不见,她还是容易被他影响,他的眼神就能让她的心跳乱了起来。

  谢黎珍也有她的骄傲,就算是知道几年前的事情,不是他一手策划的,但他也骗了自己。

  所以就算是被他影响,她也不想见他,不想原谅。

  当年她一个人带着乐乐,有多辛苦,他并不知道,凭什么,他一回来,就让乐乐那么喜欢他!

  还有夜氏的人,那一次开枪,要杀乐乐,若不是阿川,乐乐就没了。

  所以她内心也在迁怒。

  “妈咪,爸爸在那里,你为什么不和爸爸说话?”

  谢黎珍听着女儿的话,抬头看向夜君清,对上他眼底深情的目光,心尖一颤。

  她别过眼,对乐乐道:“乐乐,你爸爸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她作为母亲,不能剥夺孩子对父亲的崇拜和喜欢,所以她只能劝着乐乐,带她走。

  “我不,妈咪,我也要爸爸。”

  “不行,你要听话,你爸爸忙。”

  “呜呜,我不,我要爸爸和妈咪在一起……”

  没想到平日乖巧听话的乐乐,这时候也固执起来,瘪着嘴抗议。

  夜君清大跨步,一下子抓住谢黎珍的手臂,道:“黎珍,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这次的事情,也是我的主意,你别生气,我只是想见见你,见见我们的女儿。”

  夜君清握住谢黎珍的手臂很紧很紧,却也没有弄疼她,这种紧仿佛怕她离开一样。

  谢黎珍内心隐忍的情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她含怒带怨的看着夜君清,“夜君清,你说要见女儿就见女儿,你说要见我就见我,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高高在上,想掌控一切,我不会在被你欺骗的。”

  “黎珍,你别这样,我是真心的,我都恨不能把心拿出来给你看。”

  “夜君清,我十六岁的时候,你也是用这样的花言巧语跟我说话的,我都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