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珍淡淡道:“如今,说这些话也没什么意义了。”

  女儿在里间睡觉,她没法跟夜君清针锋相对,更不能尖锐的吵,只能这样平平淡淡的说话。

  她其实从未想到,两人还能这样平和的坐在一起说话。

  心里的感觉真是太复杂了。

  “黎珍,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听,我想真诚的跟你道个歉,你把女儿教的也很好。”

  谢黎珍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乐乐的童年本就缺失点什么,我不想让她活在对父亲的不满和怨恨里,所以我也从来没说过你不好。”

  夜君清听着,心里其实很触动,他从不后悔自己将心落在她身上,她总是这样善良,光是这一点,他就感动了。

  至少,女儿见了他这个父亲,很喜欢。

  他本是夜氏少爷,是作为下一届继承人培养的,当然也是作为牺牲品培养的。

  他足够冷血无情,内心冷硬如石,几乎没什么感情。

  夜氏人生存的原则就是,能利用则利用,不能动情动心,不能有弱点存在。

  他以为那样就是人生,后来接触了黎珍,他的心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那时候也分不清是不是故意接近,演戏的人却首先丢了心。

  等他后知后觉,家族就先一步动手了。

  夜君清看着眼前的谢黎珍,感情很难控制住,他一把伸手握住她的手。

  “你……你要做什么?”谢黎珍看着自己被握的手,想挣脱起来。

  夜君清深情的看着她道:“黎珍,我很爱你很想你,你还爱着我吗?”

  夜君清带着低叹的话,让谢黎珍心都跟着一抖,“你那么伤害我,你说呢?”

  “黎珍,让我抱抱你,好吗?”

  “你不是说什么都不做吗?”

  “心有所动,不受控制!”

  谢黎珍抿了抿唇,挣脱不了夜君清的手,只能用牙齿狠狠一咬。

  夜君清不为所动,反而温柔纵容的看着谢黎珍,仿佛她怎么咬,他都不会动一下。

  谢黎珍一开始很用力,都咬出牙印来了。

  半晌,谢黎珍放开了唇,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夜君清看着手上的牙印,反而笑了,“黎珍,这是你留下的印记。”

  说着,夜君清一只手突然一下子扯下肩膀上的衣服,露出肩膀处的牙印,“还记得吗?这是你留下来的。”

  谢黎珍看着这个牙印,记忆一下子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时光里。

  那时候,她全心全意的爱着他,他对她也极好,极尽所能的护着宠着。

  每次床榻之中,他特别的生猛,而她也有些弱小,受不住的时候,就会狠狠地咬他。

  想到这些,谢黎珍脸都红了。

  夜君清看着谢黎珍的反应,轻柔道:“黎珍,无论你相不相信,我都是爱你的。”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夜君清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想求你原谅,我知道一时半会你也不会原谅我,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我心里很确定,就是想见你,哪怕不说话,只是看看你也好。

  过去的事情,虽不是我做的,但也因我而起,总归也是我造成的,我知道对不起也无济于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