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珍看着沉默的夜君清,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

  夜君清曾经告诉过自己,不能再对谢黎珍撒谎,所以这一次,他无法说谎话来骗她,又不能如实以告,让她担心。

  只能这样沉默。

  殊不知,他的沉默,更加让谢黎珍心底冒火。

  谢黎珍看着夜君清这个样子,火气就蹭蹭的往上冒。

  她本是一个温和平静的女子,但是唯独在夜君清面前,情绪波动的就会如此厉害,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深吸了几口气,道:“夜君清,既然你是想赴死,那么你也道歉了,也见到了我们母女,我们也该回去了。”

  说着,谢黎珍就要去里屋抱女儿离开。

  却被夜君清一下子抓住了手臂,“黎珍,别冲动,女儿在睡觉。”

  谢黎珍冷着脸,“那好,我先回去,明早等女儿醒来了,我让人来接。”

  现在的谢黎珍就是一副好不留情面的样子。

  她心里很难受,既然夜君清都不顾自己的生死,那她干嘛也还要在他面前忍着脾气。

  夜君清也没想到谢黎珍现在的脾气这么大,但是他还是喜欢,还是爱着。

  他很用力的抓着谢黎珍的手,不让她走,就如同他压抑的一些情感一样,在克制控制。

  他一把将谢黎珍的身子转了过来。

  如果夜君清真用力,谢黎珍在他面前,是无法动的,男女力量上的悬殊很明显,更何况,夜君清从小受的训练就很严格,身手力气自然也非平常人能比。

  他用双手固定住谢黎珍的身子,“别走,我舍不得你。”

  “冒险送死后,你一命呜呼,还谈什么舍不得。”

  夜君清握住谢黎珍的两只手,认真的看着她道:“黎珍,别说气话,我知道,你是气恨我不爱惜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谢黎珍撇嘴不说话,挣了挣手,但是被夜君清抓的紧,也是她心软,最后就这样任由夜君清握着。

  “黎珍,我以为我见了你们母女后,会没什么遗憾,可我现在发现,我是那么的舍不得,舍不得你们,我不想就见你们这么一次,我还想看着你们,守着你们……”

  谢黎珍安静的听着,没打断夜君清的话。

  “黎珍,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愿意拼尽全力活下来,你会原谅我吗?”

  谢黎珍恨恨的看着夜君清,“如果我不原谅你,你就不活下来?”

  夜君清闭了闭眼睛,也许他是真的做好了跟夜氏同归于尽的想法,须臾,他开口道:“我也不知道。”

  谢黎珍一想到世界可能再没有夜君清,心就受不了,她将头撇在一边,道:“如果你真的拼尽全力活下来,我就考虑考虑,或许会原谅你。”

  在生命面前,所有的爱恨其实都变的微不足道。

  夜君清激动的一把抱住谢黎珍,“你是说真的,对吗?是真的,我没听错……黎珍,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夜君清这样冷厉稳重的人,也会因为爱人的一句话,变的这样激动,完全如一个毛头小伙子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