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珍是了解夜君清的,所以只能用这样的话来刺激他。

  果然,夜君清一听这个话,猛然回头,目光深深的看着谢黎珍,仿佛要将她吞噬一样。

  谢黎珍目光清澈,执着的和夜君清对视,毫不退让。

  夜君清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谢黎珍,心中的爱是那么的明显,占有欲也是那么的清晰。

  夜君清从小作为夜氏大少,想要的东西和人,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时候。

  他冷厉无情过,唯独对谢黎珍充满着耐心和情意。

  他从未想过谢黎珍会属于别人,也不会去想。

  此时被谢黎珍这样一激,想象那种情况,根本就接受不了。

  理智和情感是不一样的,理智告诉他,那种可能是有的,可是情感受不了。

  尤其想到,他心爱的女人,有一天会被另一个优秀的男士宠着,他们结婚后,肯定会过夫妻生活。

  会有缠绵情动的时候。

  他的黎珍也会在为那个人展现她独特的美丽……

  一想到这里,夜君清呼吸都粗重了起来,有一种杀人的冲动,他受不了,他会疯的。

  夜君清双手紧紧的按住谢黎珍的肩膀,如鹰抓一样,掐着,目光狠狠的盯着她,眼神泛红,带着嗜血的神色。

  谢黎珍被夜君清这样的神色吓了一跳,她心咯噔一跳,心想,刺激坏了,别把夜君清刺激疯了。

  夜君清大力的抓着谢黎珍,胸膛剧烈的起伏,“不可以,不可以,你听到了吗?我不允许,不允许……”

  谢黎珍知道刺激管用了,“夜君清,你别感情用事,你仔细想想,你都没了,这世界上也没你,谁也管不了我,我家人自然也希望我有新的感情,到时候也要恩爱生活的,或许过几年,我也会完全忘记你。”

  夜君清用手狠狠的摇晃谢黎珍的双肩,“黎珍,别这么狠,别这么狠,别这么残忍……”

  夜君清一直在重复着,心难受的,让他都恨不能不要这颗心,挖出来扔掉。

  看着这个样子的夜君清,谢黎珍心也闷疼的厉害,她心疼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夜君清,有一种要崩溃发疯的感觉。

  谢黎珍故作严肃的道:“夜君清,不是我狠心,不是我残忍,而是事实,我说的是事实,我还年轻,总要有自己生活的,难道你自己去送死,还不允许我有新生活?”

  夜君清摇头,“不,不……”

  谢黎珍继续下猛药,“还有,乐乐也需要一个爸爸,你不知道,乐乐每次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陪着,都很羡慕,不过她很懂事从来不说。

  但是为了让孩子身心健康,还是要有一个健全的家庭,不是吗?”

  夜君清听着,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眸中的红色血丝更加的明显。

  他周身都弥漫着悲沉的气息。

  谢黎珍看他变成这样,都觉得自己太残忍,干嘛说这样的话,可是她必须这样逼夜君清。

  只有他对自己足够狠,才能好好活下来。

  顿了顿,谢黎珍道:“但是你若是好好活下来,我或许就只属于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