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是打算找到苗域的人,来分析辨别这是什么东西。

  这样也好明白夜氏的人还藏了一些什么秘密。

  四人在实验室里商讨了一会,谢黎墨收到了影卫的信息,说是夜君清醒了过来。

  谢黎墨赶快和云碧雪走出实验室,朝着夜君清的病房而去。

  ……

  夜君清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谢黎珍睁着一双通红如兔子般的眼睛,还挂着泪痕。

  看着她这个样子,夜君清再想到梦境中梦到的她,心一阵阵刺痛,心疼的紧。

  这是他爱的人,曾经失去过,想拼尽全力爱着保护着的人。

  他怎么让她哭了呢!

  “你醒了,总算是醒了!醒了……”

  谢黎珍嘴里一直念叨着,有些激动,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夜君清看着她的眼泪,心仿佛一下子被抓紧了一样,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

  他心尖抖了一下,本能的伸手要给谢黎珍将眼泪擦去。

  可是手一动,才发现,他的手杯谢黎珍紧紧的握在手里。

  他都能感觉到,谢黎珍因为激动手都在微抖。

  夜君清一时间,心情很复杂,心海泛起滚滚波涛,久久都无法平静。

  在最重要的时候,她永远都不离不弃的守在他的身边。

  无论他曾经对她怎样,这个傻姑娘,还是担心着他,守着他。

  夜君清在心里无比的恨自己,当初,他怎么就心盲伤害了她呢!

  在这个世界上,唯独两个人对他真心的好,不求任何回报,只是单纯的希望他好好的。

  一个是他的母亲,为他牺牲。

  一个是他最爱的姑娘,傻傻的爱着他。

  当年,他怎么就为了夜氏,伤害了她呢!

  不,他没有伤害她,只是在她死去后,他没有去查原因,只是逃避,一直逃避着。

  他愧对爱人,不知如何弥补,本想好好爱她,却依然让她跟着担心,让她哭了。

  “黎珍……对不起……”

  一出声,夜君清的声音就是嘶哑的,带着浓浓的心疼和愧疚。

  谢黎珍摇头,“你醒来了就好,别的什么都别想,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谢黎珍说着,就要转头出去叫医生,却被夜君清一把拉住了手。

  谢黎珍不明所以的转头。

  夜君清深深的看着谢黎珍,然后用另一只手摸着心口的位置道:“别走,我只有这里难受,所以你陪着我,好不好?”

  谢黎珍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何曾这样软弱的说过话。

  他知道,他是想让她陪着。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恨呀怨呀,都不去想了,她只知道她爱他,她骗不了自己的心。

  她希望夜君清好好的,让他好好活着。

  她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好,我陪着你。”

  夜君清想坐起来,谢黎珍赶快按住他,“你伤口包扎好了,别乱动。”

  夜君清看着谢黎珍眼中的担忧,轻声道:“黎珍,你靠我近一些,我想抱抱你。”

  谢黎珍睫毛一颤,看着夜君清,犹豫了下。

  最后在他的目光下,一点点靠近他,然后弯身,主动抱住了夜君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