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的脚步一顿,完美的容颜上多了一丝冷厉,“会对她不利是吗?”

  左一觉得每次关于云碧露姑娘的事,他在跟少主说的时候,心脏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是,属下请少主三思!”

  “左一,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难道都不明白,黑龙党如今还是我父亲和我说了算,什么时候我的感情,也会被质疑了?”

  左一将头低的更低,“属下不敢,只是少主要为自己的安危考虑,黑龙党离不开少主,而云碧露姑娘也在努力变强,相信她也是担心少主安危的”

  皇逸泽幽叹一声,抚了抚额头,“你准备飞机吧,七点前我会回来按例主持会议”

  “少主……”

  “左一,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还是说你太闲?”

  左一无奈,知道少主决定的事情不会更改,他只能多加派人手保护少主的安危,尽量不让敌对的势力发现少主的行踪

  当皇逸泽坐私人飞机来到诺尔比亚大学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五点多了

  云碧露正在走廊里,一边一字马压着腿,一边看书,神情专注

  皇逸泽在云碧露的宿舍楼下站立,看着顶上的灯光都没开,都是暗的,因为是入冬的天气,天色也暗沉不已

  皇逸泽站在这里,脑海里回荡着好几次他来接她送她的场景,她明媚的笑颜,欢快的声音,还在耳边,似乎一切都没变

  站在这里,哪怕没见她,也觉得两人隔着近了

  皇逸泽既想见她,又担心她没睡好……

  就在他安静的站在楼下的时候,皇逸泽才想起资料上说,云碧露早晨四点多就会起来看书练武

  他揉了揉自己眉心,是自己关心则乱,忘了这一点

  皇逸泽给云碧露打电话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是,他觉得自己在紧张,真是陌生又奇妙的感觉

  云碧露自从爷爷出事后,手机是不离身的,她担心自己姐姐,好随时联系,也准备好随时飞去去陪自己姐姐

  她压着腿看了一半的书,正准备换个腿继续压,手机却响了,她赶忙拿起来接,“喂!”

  “碧露,是我!”

  听到久违的声音,云碧露感觉一个重锤打在了她的心口,这个温柔熟悉,午夜梦回的声音,让她差一点就哭了

  不过她云碧露是坚强的,故轻松的道:“皇大少,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云碧露故轻松的语气,让皇逸泽心里跟着纠揪紧了起来

  想到这些日子她一个人承受的一切,皇逸泽也不再吝啬自己的心里话,“我忘了什么都不会忘了你”

  有了这一句话,云碧露这些时日以来心里所有的阴霾瞬间荡然无存,她就是这样容易开心容易满足

  “我也没忘了你,我有听你的话奥,好好努力的”

  皇逸泽心疼她,又忍不住打趣她,“你是说好好努力看看有没有别的喜欢的人?”

  云碧露鼓了股腮帮子,“你就是吃准我了,才没别人,一直都是你好不好,你都没良心,这么久都不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我”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