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禾家和谢家的关系一开始看似也不错。

  但是禾家贪图权势,最后要将禾春绵送入宫中当娘娘。

  禾春绵也是野心很大的人,没说不愿意。

  颜霜华记得第一次下山来找谢玉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禾小姐下马车拦住谢玉倾。

  还一口一个玉倾哥哥叫着。

  当时谢玉倾都特别不耐烦的。

  颜霜华是后来在谢家待的时间长了,才得知,禾家不是什么好的家族,总想着走捷径,而且还贪图权利,想让自己女儿进宫当娘娘,好提高禾家的地位,以后禾家在江淮这一代,好当老大。

  而且禾春绵心机也很重,明明都快要进宫了,时间也都定了,还不时的缠着谢玉倾。

  故意制造偶遇,一口一个玉倾哥哥叫着。

  用眼霜华后来的话说,她就是以后进宫了,还想让谢玉倾的心在她身上,估计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

  颜霜华在谢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人情世故也懂了不少。

  如果是别人喜欢这个玉梳,或许她就让给她了,可是偏偏这个禾春绵不行。

  谁让她不识趣,每次都故意针对谢玉倾的。

  “这个玉梳凭什么是你的,是我先看上的。”

  那个丫鬟尖锐的道:“凭什么?凭你是个婢女,而我家小姐是禾家大小姐,你惹的起吗?”

  颜霜华才不是受委屈的人,“谁说我是婢女了,我可是公子的人,谢氏的人自然是比你禾家的人强,怎么着,想要东西就直说,将银子拿来,先来后到!”

  说着,颜霜华慵懒的伸手,一副银子拿来的样子。

  那丫鬟气的,“你……你……”说不上话来,只用手指着颜霜华。

  禾春绵冷哼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我禾家就是有钱,这玉梳是我看上的,我自然要买来。”

  “这玉梳是我的,先来后到,你付十倍的银子,我才给你,否则,你就是硬抢,信不信我大声喊叫,你可是要当娘娘的人,这点钱难道还拿不出,要计较?

  当然,你一个穿鞋的人,我一个赤脚的人,看看谁怕谁!”

  最后在颜霜华的伶牙俐齿下,禾春绵只能拿了一百多两银子出来。

  颜霜华按照原价给了妇人玉梳的银子,不过没拿玉梳,将禾春绵的那一百两银子折成了碎银子,买了糖葫芦,小礼物,还有包子,分别给了夜市玩闹的孩子们,还有街头的乞丐。

  禾春绵的人后来汇报给她,气的她差点砸了所有东西。

  她直接在小巷口又逮住了颜霜华,威胁道:“霜华是吧?别以为你就能跟玉倾哥哥在一起,这世界上,权力最大,只要我做了娘娘,我说让你跪我你就要跪我!”

  颜霜华看着她傲慢的样子,不屑的道:“你当娘娘就为了这个?”

  “哼,我自然是为了掌控一切,所有都要由我说了算,就连玉倾哥哥,他也不能忤逆我。”

  颜霜华觉得眼前这个人真的有点扭曲,都不愿意跟她说话。

  禾春绵继续疯狂的道:“而且,你们任何人,谁都不能肖想玉倾哥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