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又用手扯了扯皇逸泽的脸皮,“你也开心点嘛!就像你说的,我们不要为那种人生气。”

  云碧露这样扯他的嘴角,皇逸泽也不生气。

  要是让黑龙党的那些属下看到了,还不知道该如何震惊。

  他们在少主面前,平时大气也不敢出的。

  也就云碧露敢在皇逸泽面前如此恣意,而皇逸泽也愿意宠着。

  “有你在我身边,我自然会开心,你之前不是想吃烧烤吗?我让人准备了好了东西,回家,我们可以自己烤着吃。”

  云碧露一把抱住皇逸泽的脖颈,“就知道你最好。”

  想想,晚上,她和皇逸泽一起烤着吃烧烤,就特别开心。

  皇逸泽和云碧露去看皇鸣林,却没被放行。

  但是皇鸣林属下的那些人对外公布的消息,就是皇逸泽不孝,将父亲气的住院,也不探望。

  其实皇鸣林的那些属下本可以正面针对皇逸泽,打压他。

  但是他们还不敢直接那样闹冲突,毕竟皇逸泽身边可是有云碧露的。

  这个云碧露,以前没看出有什么特别来。

  但是自从半年前,她的毕业答辩,引来了各方势力大佬的维护,便已经让人不容小觑了。

  那场面很轰动,就算是现在,黑龙党的人仍然记得。

  所以他们在行动前,也要掂量掂量云碧露背后的势力。

  皇鸣林这方的人,有些牙疼,没想到皇逸泽的眼光这样好,找了个女朋友,这么厉害!

  而且也不知道给人弄了什么迷魂药,让巫主将中心营的势力也交到了她手里。

  真是可气!

  所以明明是云碧露将皇鸣林气的住院了,他们这些人也不敢声张说什么。

  毕竟云碧露的行事作风,他们也都看了,那完全是不按照常理出牌。

  一个不高兴,说打就打,而且人家还武功超绝,一般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情况。

  皇鸣林这边的人,商讨着用舆论攻击,只要整个黑龙党的百姓打压皇逸泽和云碧露。

  这样一来,皇逸泽再想掌权,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当曝出,皇逸泽不孝后。

  这件事就在黑龙党内部系统里引起了哗然,有人不相信,有的人却相信着。

  “没想到少主是这样的人,难道老爷将权力给他后,他就不把老爷放在眼里吗?”

  “这样不孝的人,不配当什么少主,也不配以后掌管黑龙党。”

  “听说老爷住院,也是少主给气的。”

  “有了女人忘了父亲!”

  “那个少主夫人不是省油的灯……”

  “你们可别这样说,少主夫人可是个好的,而且武功很棒,我们女的都特别佩服她,敢爱敢恨,勇敢果决。”

  “就是,她还去了中心营呢,在一众高手中,夺魁,听说那场面让人热血沸腾。”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公布名次,听说要等中心营原主子回来。”

  “我看,说什么少主不孝的这件事很蹊跷,少主一直都在自己的别院里,都没出去过,怎么可能将老爷气晕!”

  “就是,这样的事情,无非就是掌权者自己的权力游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