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退缩了。

  她就觉得自己站在这,皇逸泽一个眼神都能将她吞噬了。

  她本来想给个惊喜,甚至都想好了,进屋后去抱皇逸泽,让他开心,好好补偿他。

  可是一切都不是按照她想的那样,她站在这,腿有些发软。

  因为皇逸泽的气场太强烈了,他还没靠近过来,她就能感觉整个卧室都被他的气息掌控着。

  太强势了,目光都太幽暗深沉了,仿佛海浪一样。

  而且他每走一步,仿佛都是踩在她心口上一样,“怦……怦……”心都一下一下的猛烈跳动着。

  云碧露咽了咽口水,手哆嗦着就要在后面打开门。

  可是皇逸泽怎么会给她机会逃开,他大跨步的来到云碧露身前,伸手一用力,将门重新关上了。

  皇逸泽手绕过云碧露的身后,将门也给锁上了,这下子让云碧露都无从逃开。

  云碧露就连呼吸,也是呼吸皇逸泽身上的气息。

  “我……我……”

  皇逸泽低头看云碧露,近距离看,更是让他全身如火烧一样。

  “还想逃哪里去?嗯?”

  皇逸泽的声音带着尾调,微微上扬,仿佛撩动人的心玹一样。

  她本就是他深爱的人,哪怕什么都不做,他光看这抱着,就会情不自禁。

  何况她穿成这样,差点让他控制不住喷鼻血。

  这个丫头,就是来折磨他的。

  都这样了,她还想逃!

  他差点控制不住,要直接办了她。

  云碧露咽了咽口水,鼓足勇气道:“我就是走错房间了!”

  说完,她都欲哭无泪,之前的勇气怎么就没了呢!她想给他惊喜的呀!

  可是她也是女孩子,脸皮薄嘛!哪能张口就承认。

  皇逸泽一把抓住云碧露的手,放在她的头顶,整个人将她压在门上,“丫头,别逃,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说着,皇逸泽低头在云碧露的耳边轻轻说着,唇瓣更是将她的耳垂含在嘴里,慢慢的吮着。

  云碧露身上跟过电流一样,“谁……谁说我是来找你的!”

  “奥?不是来找我的,今晚我也不会放开你,谁让你走错卧室!”

  皇逸泽的身体压的很紧,云碧露一动,两人就跟亲密磨蹭一样。

  她都能感觉到那股硬度,灼烫了她。

  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皇逸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呼吸都紧了起来。

  他本想慢慢来的,但是不行,整个人跟火烧一样,仿佛火山要喷发。

  他深呼吸了下,咬牙切齿的在云碧露脖颈处咬了一口,“真是折磨我!”

  说完,他的吻便如狂风暴雨一般落在云碧露的身上。

  “皇……皇逸泽……我要……呼吸!”

  他太狂猛了,她的呼吸差点被吞了。

  “好!让你呼吸!”

  说着,皇逸泽手掌托着云碧露,直接一提,完全压制住。

  吻密密麻麻的,云碧露都云里雾里的。

  他的气息太强烈,完全将她包围住。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碧露被皇逸泽扔在床上。

  她身体都被他吻遍了,她那可怜的布料也落在了地上。

  当皇逸泽狠狠贯穿她的时候,她都感觉要沉在海水中一样,海浪不断的翻滚拍打。

  “告诉我,为什么过来?”

  皇逸泽故意磨她,就是要让她在云里雾里的时候,回答他的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