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正在喝粥,听到皇逸泽猛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差点将粥都给洒了。

  皇逸泽一直关注着云碧露的神情,仔细的看着。

  他拿出纸巾轻轻的将她嘴角的粥给擦去。

  云碧露怔怔的看着皇逸泽,喃喃低语道:“你是认真的?”

  皇逸泽深深的锁住云碧露的眼眸,目光仿若漩涡,道:“丫头,我从来都是认真的,你还不信吗?”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的眼神,她能感觉到,自己要是说个不信,肯定会惹怒他,让他不开心的。

  所以她认真的想了想道:“没有不相信,就是现在不太看重那些形式了,只要和你在一起,你对我好就行了。”

  皇逸泽心中一痛,摸着云碧露的头,温声道:“傻丫头,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委屈的,该给你的一样都不会少。”

  云碧露看着这样温柔的皇逸泽,一时间还不适应。

  昨晚他可是要多狠有多狠,比狼还狼。

  云碧露眨巴着眼睛,不说话。

  皇逸泽将碗放在一边,按住她的双肩,看着她的眼神道:“丫头,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他想了解她内心的想法,想给予她想要的一切。

  他有能力,自然就要满足她的一切。

  “我在想,你现在怎么对我这么温柔?昨晚就那么凶狠!”

  皇逸泽怔了下,眸光微闪,低叹道:“情之所至,无法控制。”

  云碧露嘴角动了动,“其实我不在乎那些形式的,只要你爱我就好了。”

  皇逸泽吻了吻云碧露的额头,“我会一直爱你的。”

  如果是两年前,两人在大学刚在一起没多久,他肯定不会这样说,因为那时候他不能保证一直会爱她。

  但是感情总是这样日渐加深的,尤其他的丫头还这么好。

  她身上的特质,总能一直吸引着他。

  再加上两人之间经历的一些事情,让他真切的明白,心里的爱有多深有多重。

  他能感觉到,他会一直爱他的丫头,这种感情不会减少的,只会增多。

  “嘻嘻,这可是你说的,反正以后要一直对我好。”

  “那我现在对你不好?”

  云碧露撒娇的抱着皇逸泽的脖颈,“也很好了,所以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不在乎那些形式的。”

  “你不在乎,我在乎!”因为深爱,所以要给予她最好的。

  云碧露觉的这样的话题进行下去,也说不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现在黑龙党的形势一触即发,她和皇逸泽还不适合办仪式,光想想也没用。

  “吃完饭,我想去趟中心营!”

  “怎么要去中心营了?”

  “我觉得清玹公子肯定留下了一些资料,有关于南玄国的,还有关于黑龙党的秘密,我们要多了解,好对付你父亲,除非你舍不得。”

  皇逸泽无奈的摇头,“我怎么会舍不得,他不是我的父亲!”

  皇鸣林从他很小的时候,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让他很寒心。

  只不过他顾念着这份亲情,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没想到,皇鸣林越来越过分,而且当年,就是因为他,母亲才逝去的,所以当他真正寒心后,就不愿意承认那是父亲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