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寻是真心不希望顾依依累着,他都愿意养着她。

  对他来说,依依做米虫也好,只要开心。

  再说,依依母亲给她留的那些资产,也是很丰厚的。

  那些都不动,他白子寻也能力让依依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就希望她别那么逼迫自己,像普通大学生一样,该玩就玩,不重要的课也可以逃一逃。

  不过他知道,他的依依从来不逃课,真是个乖学生。

  虽然顾依依希望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重心,但是听到所爱的人说,要养她,这种感觉还是很触动心动的。

  “我以后要有自己的事业,我能自己养自己。”

  白子寻笑了笑,“嗯,你喜欢做什么,我支持你。”

  “现在还没想好,我先学好专业课,再慢慢想。”

  白子寻听了,沉默了会,须臾,才叹了口气道:“依依,我只希望你开心,你知道吗?”

  顾依依总觉得,每次白子寻怅然轻叹时,带着一丝的无奈和纵容,总能让她心尖不受控制的颤呀颤的。

  顾依依感觉,不打电话还好,一打电话,听他的声音,心里又难受,开始想念了,怎么办?

  两人说了一会话,白子寻问道:“依依,你打电话过来,还有别的事情吧?”

  顾依依这才想起来,“还是你了解我。”

  白子寻叹了口气,“每次,你没事,从来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顾依依抿了抿唇,有些心虚,“我只是怕打扰你。”

  “依依,你要记得,谁都能打扰我,唯独你不会,懂吗?”

  顾依依再迟钝,也能听明白白子寻这句话的含义,就是说,欢迎她随时打电话,她的电话从来不会打扰到他。

  顾依依心里暖暖的,乖巧的道:“我知道了。”

  顿了顿,顾依依才犹豫着开口道:“子寻,我听说,早晨,有女生跟你表白了。”

  白子寻眉心一挑,如玉的眉眼闪过一道幽光,神色微动,“嗯,是有这回事。”

  顾依依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那她……她怎么说,你……你呢?”

  顾依依再平静的人,因为涉及到自己最重要的人,也是紧张起来,说话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之前有人说喜欢白子寻,也都是在微信短信上,可唯独这一次是正面表白,她有些心慌慌。

  白子寻能感觉到顾依依的在意,嘴角轻勾,温柔的道:“对她没什么印象,我告诉她,我眼中的人心里的人只有依依你一个。”

  白子寻的声音太温柔,对顾依依来说,有一种安抚的感觉。

  “她再没缠着你?”

  “我说我不是好人!应该将她吓退了。”

  顿了下,白子寻认真的道:“依依,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付人一样手段狠辣,你会介意吗?”

  顾依依愣了下,但她是聪明的,能听出白子寻话中表达的含义,“我才不介意,你无论怎样,都是我的子寻呀!”

  听到这句话,白子寻心情愉悦了起来。

  “真是我的好依依,别为不想干的人影响情绪,你今日做的就很好,遇到什么事先来问我,不要自己胡思乱想。”

  “嗯嗯,我知道了,我肯定相信你,不会相信别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