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很多话,巫清玹没有一下子说清楚,他不能说的太多,有些事情,只有发生了,他才能开口告诉他们,否则会影响他们各自生活的经历。

  云碧露听到这个回答,惊了惊,拿着手机的手都跟着收紧了起来。

  她是接受新时代教育的人,结果给她来个命定,未来黑龙党女主人这个回答,她真的发懵。

  如果是别人说,她不会信。

  但是这个人可是巫清玹,巫族后人,她不得不信。

  而且但凡从巫清玹嘴里说出的话,都具有真实性,假不了。

  云碧露用了好一会,才将乱跳的心给平复下来,“我带皇逸泽去密宫了。”

  “嗯,我知道。”

  云碧露听着巫清玹平淡的声音,就知道,他似乎什么都能推测出来。

  云碧露泄气的道:“清玹公子,是不是我们每个人以后做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和你的推测?”

  “我没有那么神,我只能看出几件重要的事情,别的推测不出来,关于南玄国后人,关于黑龙党的事情,是我巫族人的责任,所以我才要动用禁忌来推测。

  这只是大概,真正的生活还要你们自己去经历。”

  “好吧!那密宫里的那些书,都是巫族的字迹,我们也看不懂。”

  巫清玹解释道:“那些都是上古巫族留下来的东西,除了我巫族人,旁人自然看不懂的。”

  “有一本书很奇怪,皇逸泽说是看到了上面的内容,我看后,就是空白的,他后来再看,也是空白的。”

  说完后,云碧露便耐心等着巫清玹的解释。

  沉默了半晌,巫清玹道:“皇逸泽得到了龙脉神珠的精魂,他看到的内容,是龙脉神珠精魂要传递给他的消息。”

  云碧露激动的问道:“也就是说,皇逸泽看到的,知道的,都是真实的内容?”

  “嗯。”

  半晌,云碧露平复情绪后,愣愣的道:“清玹公子,你还能指点我们一二吗?”

  “生活是要你们自己去经历的,我不是神人,能知道的也很少,关键是你们自己如何做,如何选择未来的路。”

  云碧露咬了咬牙,知道巫清玹不会说再多了。

  况且他也说的对,巫族的人,也是普通的人,只不过拥有禁忌之术,部分结合周易之学,能窥探一部分天玑,总归也是玄学,真正的生活,还是要她和皇逸泽自己去过的。

  沉默了会,云碧露问道:“那你还回中心营吗?”

  巫清玹摇头,“中心营交给你了,就是你的势力,我本命已无,如今身体恢复,也算是重活,所以不会再回去掌管中心营。”

  云碧露惊异了下,“那也就是说,你要过你自己的生活了?像普通人一样去生活,不再任用禁忌之术?”

  她其实是为清玹公子高兴的,他们巫族的人一直都没为自己活过,真的很不容易,如果清玹公子以后有自己的生活,有爱人有家庭,是真的挺好的。

  “我的身体能力已被灵宝药材改造,有些力量已经消失了,不能再使用了。”

  巫清玹说的也是实话,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再动用巫族禁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