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父叹了口气道:“皇鸣林对你绝对能下的了狠心,这世界上如果有真心对你的,要好好珍惜,她才是能陪伴你一生的人。”

  皇逸泽郑重的点头,“伯父,我明白!”

  他失去父亲,也不能失去云碧露的。

  谁对他真心,谁对他好,他心里跟明镜一样。

  他会和碧露有个家,有个自己的家,他绝对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

  他会用心爱他以后的家。

  可以说,他自从母亲去了后,这么些年,唯一遇到的温暖就是碧露给的,他怎能让自己失去这份温暖。

  待周老和皇逸泽将话都说完后,他便要连夜离开了。

  皇逸泽凝重的道:“周伯父,以我父亲的谨慎,他会发现你的,所以这一次你不要回去了,我安排你离开。”

  “好!”

  周老也明白,他十之八九会暴露,不过隐藏在皇鸣林身边多年,也就是为了关键时候能起上作用,哪怕一次也好。

  在离开前,周老心里有些没底,他想了想道:“少主,有件事,只是我的猜测,我还是想告诉你。”

  “伯父,您说!”

  “关于你母亲的死,我总怀疑和你父亲有关。”

  皇逸泽眉心一动,邪魅的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伯父,您是说,我母亲的死,有可能是父亲做的?”

  他几乎是不敢相信,如果是以前,他连想都不会想。

  别人要是这样跟他说,他也不会信的。

  但是如今,见识到了他那位父亲的冷血无情,自私自利,所以对这句话,并没有不相信。

  “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我担心这次离开,以后没机会跟你说了。”

  皇逸泽眼底都泛起惊涛骇浪的漩涡,心海更是海浪翻滚,久久无法平静。

  “伯父,我知道,我会去查的,我会找到证据。”

  他现在开始回想起那时候,母亲虽然身体柔弱,但作为黑龙党的主母,她应该得到更好的调养。

  天地灵宝的药材,加上好好护理,她不可能那么年轻就去了。

  以前,她只以为母亲是郁郁寡欢才去的。

  如今想来,其中有很多疑点!

  那时候小,不去细想,如今越想,怀疑越大,他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右一连夜将周老送走了,按照少主的吩咐,将周老隐匿起,防止皇鸣林对周老下手。

  皇逸泽一个人站在书房内,静默了许久,神色冰冷,脸色苍白。

  他一个人对着冷风,喝了点红酒,只是喝完后,手一用力,将酒杯都给捏碎了。

  细碎玻璃都扎进了他的手中。

  这种疼,皇逸泽恍若未知,他只有一种麻木感。

  他自嘲的冷笑了下,如果没有遇到他的丫头,或许他对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生不起一丝的留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收拾好自己,回了卧室。

  他看到床上,睡的正甜的云碧露,冷凝的眉目跟着舒缓了起来,就连紧绷的心也松弛了下来。

  他脱下外套,上了床,掀开被子,将云碧露揽进怀里。

  云碧露睡的正熟,迷迷糊糊的闻到熟悉的气息,条件反射的往皇逸泽身上靠。

  (爆更,求点票票啦,群么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