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眸光暗了暗,手指轻抚云碧露的脸颊,半晌,才叹道:“你可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云碧露眼中光芒闪了闪,心尖酥麻了一下,这句话,让她怎么回答。

  云碧露有些不好意思,将头微微往旁边一偏,不看皇逸泽的眼神。

  “我……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皇逸泽抓着云碧露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邪魅的眼睛深深的锁住她的眼眸,认真而执着的看着她。

  皇逸泽是让云碧露感受他的心,让她体会,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云碧露低头看着皇逸泽胸口的位置,那里的心跳声很明显,也很用力,一下又一下,同样的频率似乎过快。

  也许,他的心跳声都有能传递到她心间,也让她的心跳加快起来。

  皇逸泽低沉悦耳的声音在云碧露耳边响起,“听到了吗?你就在我心口的位置,最重要的地方,你在,这里能跳,你走,这里便不会跳了。”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心尖的酥麻感一下子传递到了全身,让她整个人如被电流电过一样。

  她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皇逸泽不说情话则已,一说起情话来,简直是让人无法招架的。

  她甚至感觉手心的位置都有些滚烫,“我……我……”

  云碧露平日再伶牙俐齿,这时候也是语无伦次了。

  皇逸泽嘴角轻勾,吻了吻云碧露的唇瓣,“所以,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信我,不要离开。”

  其实,皇逸泽也不知道他父亲会采用什么样的手段,不过以皇鸣林自私自利,心狠手辣的作风,绝对会出狠招。

  他心里没底,所以要在云碧露面前反复的强调,生怕她会动摇。

  云碧露将皇逸泽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她动了动唇瓣,道:“反正我不会离开,关键是你如何对我了。”

  皇逸泽听到这句话,心里踏实了,眉目一柔,“我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

  云碧露伸手主动和皇逸泽十指交握,“所以呀,那就没什么要担心的了,只要你不负我,我定不离开,管你父亲做什么,我都不去在意。”

  “这才乖!”

  云碧露拿下皇逸泽的手,“你老是摸我头顶,把我当小孩子。”

  皇逸泽笑了笑,吻了吻云碧露的发心,“我把你当小孩子宠,不好吗?”

  云碧露眉心动了动,想了想也对,被当小孩子宠,也挺好的,没什么不对的。

  云碧露对上皇逸泽眼底柔暖的波光,整个人仿佛也被暖光包围住了,“我是不是比你的家族都重要?”

  “你比什么都重要,这还用问吗?”

  云碧露甜甜的笑了,不一会,打起哈欠来。

  “困了?”

  “嗯,听着外面的雨声,就想睡觉,觉得下雨天睡觉是最惬意的。”

  皇逸泽揽着云碧露重新躺下,“睡吧,我陪着你。”

  “嗯,你也睡,你要好好休息,再不好好睡觉,就有黑眼圈了,就不是完美的你了。”

  皇逸泽知道,云碧露是故意这样说,好让他多注意休息。

  他怜爱的捏了捏云碧露的鼻子,“知道了,为了在你心中一直都有魅力,可不能有黑眼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