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缓缓的道:“周老是曾经是我母亲身边的死士,当年母亲为了嫁给父亲,放弃了自己的家族,虽然对黑龙党来说是小家族,没什么地位,但是也有死士的。

  为了让母亲被重视,不受委屈,外公家举全族的力量,送了一半的财力和六个死士给母亲。

  母亲嫁给父亲没几年,我还小的时候,外公家就没落了,后在一次暴乱中,死的死,伤的伤。

  那时候母亲得知消息后,身体就不好了。

  有一次父亲外出带着母亲和我,遇到敌人派来的杀手刺杀,母亲的五个死士尽数折损,唯有周伯父受重伤,但也险险活了下来……

  不过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只是母亲让他改头换面,隐匿起来,不被任何人知道。

  后来母亲逝去,周伯父辗转主动一步步去了父亲身边,不过父亲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来历。”

  云碧露听的云里雾里,不过也大体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死去的周伯父,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人,不知道被谁给杀了?可是跟这个碎布有什么关系?”

  还有皇逸泽为什么提他外公的家族呢?

  “当年杀害外公一家的人,以及杀死周伯父的应该是一帮人,母亲到临了了也留着这样一块布,这块布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衣服的暗纹中是有玄机的,都有一个图腾花样。”

  云碧露凑上去,拿着这块衣服的碎布,对着光仔细看,果然发现一个图腾花样。

  “如此看来,当年你外公家族的暴乱是人为,和如今杀害周伯父的人,是一家的组织,背后的策划者是一个人,可到底是谁呢?”

  皇逸泽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弧度,“我或许能猜到是谁,但是不敢确定,还需要证据!”

  “是谁?”

  皇逸泽闭了闭眼睛,收敛了情绪,然后伸手摸了摸云碧露的头发,“你就先别知道了,徒增烦恼。”

  看着皇逸泽脸色不是很好,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云碧露内心就算是再好奇,也没继续问。

  “皇逸泽,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你想说的话,我都会听,别一个人憋着。”

  “我知道。”

  因为刚刚的插曲,两人再没食欲吃饭了。

  接下来的几天,皇逸泽非常忙,他不知道在查什么消息,或许查周伯父是被谁杀的吧!

  而且,皇逸泽让人给周伯父弄了个衣冠冢,弄的很重视很隆重。

  云碧露有一种感觉,总觉得,皇逸泽是故意做给他父亲看的。

  而且,她记得那晚,皇逸泽说他父亲想拆散两人,这件事,好像就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人告诉他的。

  也就是说,这个人很可能是周伯父。

  因为周伯父暗中告诉皇逸泽这个消息,暴露自己,然后被皇鸣林杀害?

  云碧露心中有了这个猜测后,整个人都震惊不已,全身发寒,不愿意相信这个猜测。

  这一天,云碧露在家刚吃完早饭,就有人打电话给她。

  说是皇鸣林要见她,让她九点到井春路xx号转弯等着,会有人去接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