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抬头看着皇逸泽,眉眼弯弯一笑,“你是不是心疼我了?”

  “还没回答我问题,水那么凉,怎么就能睡过去。”

  “我睡着的时候,水还是温的,后来变凉了,我睡着了也就不知道了。”

  皇逸泽深深的看着她,有些无奈,舍不得责备她,只能曲指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真是迷糊,这么大了,依然不会照顾自己。”

  云碧露低着头,“还不是你惯的宠的。”

  云碧露几乎是动嘴皮说的话,皇逸泽都没听到,“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我下次知道了。”

  “你还知道有下次,我给你安排的人,让她们好好照顾你,你怎么都不用?”

  云碧露挽着皇逸泽的胳膊,晃了晃,撒娇道:“我不习惯她们整日跟着伺候我照顾我,从小就不习惯,我从小就是自己照顾自己的。”

  那时候在云家,有沈老太那样刻薄的人在,她和姐姐相依为命,从小就习惯什么事靠自己了。

  皇逸泽沉默了下,知道她从小的经历,眼底闪过一丝的心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以后照顾好自己,别吓我。”

  “知道了,知道了,我饿了,吃饭吧,好不好?”她担心再继续下这个话题,会没完没了。

  而且皇逸泽眼底的心疼那么明显,她都无法招架。

  有些话,她是无意识说的,没想到都能惹来他的心疼。

  虽然她和皇逸泽在一起,经历了很多波折,但是他也给了她很多温暖,让她有家的感觉。

  至少,她云碧露再怎么大大咧咧,再怎么坚强,如今也是有人疼有人爱了,不是一个人。

  吃饭的时候,皇逸泽说起昨天的事情,有些愧疚没保护好她。

  云碧露无所谓的道:“反正我都将他们打出去了,就是我的狗死了好几只,很心疼。”

  “你若是喜欢,我再给你买几只。”

  云碧露眼眸一亮,似想到什么,摇了摇头,“等以后我们都清闲下来,可以养一只宠物狗,现在还不是时候。”

  “昨天你做的很对,任何人来带你走,都不要走,我给你留的那些人,你怎么不用?”

  云碧露嘻嘻一笑,“无论我做什么,只要你支持我就好,我有自己的人,那些人还没拉出来练练手呢,昨天正好起到关键作用了。”

  皇逸泽深深锁住云碧露的眉眼,道:“碧露,你没说实话!”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如此认真的神情,放下勺子,擦了擦嘴道:“好吧,我说实话,那些人是你父亲派来的,我如果用你的人对付他们,就成了你和你父亲的正面交锋。

  现在我们还没有彻底查清你父亲的底细,你们最好不要正面冲突。

  我用我的人对抗他们,就成了我和你父亲的矛盾,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而且我觉得我的分析也没错,你看网上,都在说什么皇鸣林出尔反尔,赞同我们在一起,如今又不同意了。

  所以昨天那件事就算是再大,也只是将问题放在了感情上,而不是政治上,比较容易让人接受,是不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