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鸣林明白,这两人暂时还不能离开黑龙党。

  他心思转了转,只能憋着火起,道:“你看你,说哪去了,你身体这个样子,为父能不管你,你竟然为了个女人,都想不负责任的离开黑龙党!”

  “咳咳……儿子怕和碧露留下来,再惹父亲生气。”

  皇鸣林想要皇逸泽手中的权力和一切,但不是现在,而且他还指着皇逸泽弄到龙脉神珠。

  所以他只能憋着火气,隐藏心思,挽留皇逸泽。

  好说歹说了好一会。

  皇逸泽故意犹犹豫豫的,迟疑不决。

  “为父都说不生气了,你还想如何?”

  “碧露昨日一直哭,说我欺负她,不把她当家人看,儿子心里实在是难受。”

  皇鸣林气的火冒三丈的,明明是那丫头不把他放在眼里,请都请不来,如今还闹情绪了。

  可看儿子一副心疼那丫头的样子,皇鸣林只觉得一股火憋在心口,不上不下的,那个难受。

  要不是他大风大浪都见识多了,估计现在还真能被这股火气憋死。

  他只能昧着自己的心,违心道:“谁说不把她当家人看了,都说哪去了,我也只是想找她说说话,哪想到闹到现在这个样子,你回去好好劝劝她。”

  “也就是说父亲也不生她的气,不是针对她了。”

  皇鸣林好不容易压下的气,又被激发了出来,却要生生憋着,脸都涨的通红无比,手都气的乱哆嗦。

  皇逸泽还在那虚弱的咳嗽着,一副风吹就没的样子。

  皇鸣林只能道:“没有针对她,也不生气!”

  为了让皇逸泽不说离开黑龙党的话,他只能如此了。

  最后又说了几句话,皇逸泽才“虚弱”的离开了。

  皇鸣林捂着心口,不断的喝茶水降火,半晌后,他才下达命令,将针对云碧露的那些计划暂时取消掉。

  因为气的不行,喝的茶水也都是凉的,导致皇鸣林凉了肚子,不断的如厕,整个人虚弱的再次进了医院。

  皇逸泽明白,今日着一番交谈后,皇鸣林短时间内不会再找他和云碧露的麻烦。

  也给他赢得了时间。

  皇逸泽回到宅院后,本想不惊动云碧露,可还是被她发现了。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心都差点停止跳动。

  她赶快跑到皇逸泽身边,“你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谁做的?”

  云碧露焦急的问道,一副要去拼命的样子。

  皇逸泽摇了摇头,“我没事。”

  云碧露摸着皇逸泽苍白的脸,眼眶都红了,“胡说,你脸色这么苍白,都没血色,还这么冰凉,怎么会没事!你之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皇逸泽拉着云碧露的手,带她进卧室,他才开口道:“我去见了皇鸣林,为了取得他的暂时信任,吃了一便秘药,能让身体暂时变虚弱,不过没事,我吃了一味草药,再睡一觉就好了。”

  云碧露一听,就明白,他肯定是为了自己,为了昨天的事情去的。

  她眼中瞬间就积蓄了泪水,“你都是因为我才这样做的,对不起,对不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